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万界挂神

万界挂神

作者

步步精心

分类:

异界

字数:29704万

更新时间:2021-06-21

已有632人阅读

作品简介:
“神很了不起吗?今天你最好杀了我,否则即便踏遍万界我也要将你彻底抹杀,现在,过去,未来,任何一个维度,任何一个空间,任何一个时间,任何一段记忆,都不会有你只言片语!”

章节目录

读本书的人,还喜欢读

一份神秘的邮件带来一场莫名的穿越平行时空下的荒野世界危机四伏,异族入侵,妖兽来袭神秘力量下人类得以进化,对抗入侵者陈陌做为史上最强的进化者,携百位王者英雄降临异世,终将在这荒野世界掀起巨大风暴“放开那个世界,让我来!”
禁元劫 浅水捉虾
『无敌文,没有狗血,一路打过去。这是一个莽夫的故事。』劫临,无数年的布局,一朝打破。这宇宙想要不被禁元轮回,只能寻求超脱。骆铭,一个来自另外的世界的人,这个不属于这方天道管辖的人,又会与在这个所不熟悉的地方,燃起怎样的火花?天道为剑,大道为袍。骆铭:“你就是所谓的禁元?”禁元:“不是我,不是我,大佬您认错了。”
血色苍穹 丹晨
李云奇出身卑微,但福缘深厚,得到远古传承。且看他如何用强横的力量打破世界规则,创造完美和平的红色天地。 以白骨和鲜血换来天地一片赤红! 用五星和红旗打造和平完美世界! 《血色苍穹》用玄幻写法,从新铸造激情热血的红色年代。 本书很热血!本书是爽文!喜欢看爽文的朋友相信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每天按时,星期天加更。如果觉得还可以就请一下。 qq群
那一年初遇,林亦彤冒然撞上一个铜墙铁壁般的高大男人,她痛吟站稳,直对上一双如清潭般的凌厉冷冽的深眸。 那一年,他毁了她的初恋,强占她的身心,染指她的未来。 ——他是霍斯然。 ********** “首长,我男朋友,顾景笙。”林亦彤甜美笑着介绍。 两个男人隔着一步远的距离相望,他眯眯眼,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缓声道:“三弟。” “大哥。”顾景笙也笑。 林亦彤顿时惊愕!! …… 有时亲上加亲不该喜,而该忧,甚至是……防备。 林亦彤想不清楚自己是否是个yín荡的女人,有爱她的人守护在旁,心里却偏偏藏着一头能吞了她毁了她的狼! “你不能碰我……”林亦彤忍着薄汗后退,“霍斯然,我是你兄弟的女人……” 霍斯然却缓缓逼近,解开领口的风纪扣,双手撑在她两侧:“我情愿为你断了兄弟手脚,可是彤彤,你怎么偏偏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清楚……” 冷意敛去,他猛然倾身,在她的挣扎中扣紧她的身体,狠狠撕裂! …… 直到那日—— “不——!!”林亦彤在暴雨中狂奔到悬崖边,眼睁睁看着顾景笙中弹张开双臂,倒向惊涛骇浪的大海……她嘶喊,却再也唤不回她最爱的人。 “霍斯然……”她脸色苍白地抬眸,十指磨出血,“我恨你,一生。” 他一身挺拔的军服站在暴雨中,如遭雷劈。 半年后,他冷漠地丢下化验单,缓声命令:“把孩子打掉……上手术台,为她配型。” 林亦彤轻柔抬眸,那眼神,像是在望一个陌生人。 她缓慢起身,笑容甜美:“斯然,我替他(她)叫你一声爸爸,我祝你,此生再也听不到有人,叫你这两个字。” ********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梦,岂料聚散难期,恨成雨,覆云愁。
鸟爷的悠闲生活 秋声雨霖
变成八哥之前,周九曾经奉行的原则可以概括为两句话;“关你鸟事儿!”“关我鸟事儿?”变成八哥以后,周九只想跑到角落里头扯着呆毛哭一哭;“这都是什么鸟事儿?!”轻松吐槽,悠闲日常文。无套路,不修真。喜欢可囤,不喜勿喷。【普通;】无修真,无套路,无小白,只是单纯的轻松日常,不喜勿喷!
一朝穿成书中恶毒女配韩蕊,原本是出身尊贵的长公主,却嚣张跋扈,强抢人夫,无恶不作。为了自己的小命,她开始抱紧男主大腿,讨好男主,可男主的心头好有一日竟死而复生了……于是韩蕊居然公然养起了小白脸,众小白脸正狗腿之际,男主从天而降,“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养起了小白脸?”某人十分不爽,“我养我的,与你何干。”男主一头黑线,留宿了长公主府宣示了自己的主权,整个京城又沸腾了……
择天问道 顾城有雨
“天下万物,尽归于神;神为主,民为仆,此乃天道。”“我是蛮荒弃民,我不信神。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神要吃人,那便推翻他!”
末世模式开启,仅存的人类想要逆风翻盘的希望居然是……一款游戏???想要技能,有金币就行!想要物资,有金币就行!想要武器,有金币就……还得有运气。所以……游戏中所向披靡就能称霸世界?那倒未必。不会游戏还想苟延残喘?痴人说梦。当昔日的荣耀王者还在为几个金币争的你死我活,掰着手指头兑换技能卡的时候,沈疏尘已经穿着超短裙靠着欺负系统富甲一方。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穿好你的短裙!末世荣耀系统,你值得拥有…
《怪异复苏:我的观想物是太阳》书评区:
九吼
牖置数盆徐唯最好的小雏菊摇曳着,徐唯之案上树周绍送之礼,
唐家三少
楚子琪听说顾初雪,若言亦谓哉:“轻轻,尔言是,其如不合。”
沈半闲
“那辆车上人,皆为之矣,汝昔,察之之体。”
汣忻
“他还真之不治心,不敢以己与姐比。”宋婷婷思陈冰静真之不足治心之。
大宝十三
徐子陵道:“适去澡堂时,尝有此觉,但速便没无踪。”
全针教主
陆祈明亦受了感,眉间之冷意散了不少,“诺,胜矣。汝不为兄惜何耶?”
婉言
今日下午五点多者,赵子俞收及其母之短信,谓正在训班近,云云昔迎之归。
迟西倾
有一大带代持者一包包,可斜背在肩,多为女、女。殊方所谓包包,
想蜗的牛
王无语矣,急走近前,其何产也,惟轻接子,亦不用之何,儿竟从之而外生,
潇书予
老龟无理之,复曰:“有无矣?无,但强碎!强破碎,则反噬,必有来任!”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