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0001章、孤星碎,残梦断,青衫寒!

第0001章、孤星碎,残梦断,青衫寒!

作者:萧李非盗

人气:57915

时间:2021-06-19

第0001章、孤星碎,残梦断,青衫寒!那一年,他着一袭青衫,傲立风中。微风摆过,吹乱了他那飘逸的长发。他神丰俊逸,面容清秀,一双深邃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宗门。那宗门巍峨壮大,气势雄浑!高矗的门上雕刻着一条金龙,生龙活虎般从水中跃起,挟着一飞冲天之势,龙啸宗门!牌匾之上,写着【剑岚宗】三个雄浑有力的大字,金光闪闪,迎着夕阳光辉四射。而眼前的这个人,便是【剑岚宗】年轻一辈中的武学天才――【易天】。据老一辈人说,易天是一个弃婴,乃是【剑岚宗】宗主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偶然拾到,从此被宗主收养,便在宗门里长大。而【剑岚宗】宗主在救助易天的时候,见襁褓之中有一个玉佩,上面刻有“易天”二字,于是便取名【易天】!易天,连天都要易换,此子,前途无量!而当时,宗门却极力反对收留这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可是逐渐地,易天展现了他的修炼天赋。三岁那年,丹田之内便已经产生了玄气;五岁玄气化形,突破虚气九云;七岁实气【化相】……面对如此妖孽天才,宗门极为震撼,不惜大力培养!可是,就在三年前如此英才俊秀却消失在众人的眼中。整整三年,居然没有半点易天的消息。然而三年后,华山派一夜之间被血洗一片,柱上留下几个大字:【剑岚宗】――易天。这一个消息轰动了整个江湖,华山派残余弟子立誓要对易天千刀万剐,以报掌门之仇。就连【剑岚宗】也发出通告,声讨易天,诛灭孽徒!………………易天思绪万千,望着门前两位紫衣少年伫立左右,神情肃穆地盯着自己。但易天的眼神没有丝毫逃离,反而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温和,静静地看着两个少年。而在他的手中执着一把软剑,名为【孤星】。随着易天温和的眼光投来,紫衣少年的嘴角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神情激动地问道:“大师兄,你到底是不是入了魔?”易天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淡淡地回答道:“你们若不信我,又何须多问?”两个少年听后一喜,原来大师兄一点也没有变。随即脸上更是兴奋不已,但随后眼中又是一黯,劝道:“大师兄,我们相信你!可是宗门和师傅他……”易天的心中一暖,坚定地回答道,字字有声:“不见她,我便不离宗门……”两个少年自然知道大师兄口中的那个“她”是谁,可是却只能干着急,因为他们知道易天决定的事情就绝不会改变!……………………微风习习,落叶纷飞。易天的眼神依旧透露着坚定:不见她,便不离!终于,宗门之内,闪过点点火光,随之便是一个个紫衣弟子到来。几处身影极掠,不久宗门之前站立着不少的紫衣弟子。“大师兄……”“你终于回来了,大师兄!”一声声问候温暖人心。然而也有一些嫉妒易天的人此刻脸上更多的是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嘴角丑恶的盯着易天。“就这样与魔为伍的妖孽还敢回来,真是败坏宗门名声!”“就是……”不同的声音响起,但这些怒骂丝毫没有影响着易天的心境,他心如止水,古井不波!……………………在紫衣弟子的后边,分别站着三人:一人头发大白,老气横秋,仙风道骨;一人英俊潇洒,中气十足,不怒自威;一人绝美容颜,天仙下凡。看着三人到来,易天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对着老者微微掬了一躬,随后又对着中年男子,訇然下跪,“师傅,请受徒儿一拜!”中年男子没有回应,似乎没有看见易天的动作一般,只是摆摆衣袖,顿时一股劲气向着易天袭去。这股劲气,携着狂风而来,有如暴雨倾盆般大泻。若是普通弟子受之,定会伤及筋骨,躺在床上半个月之久。一旁的紫衣弟子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暗想宗主这是要下狠手啊!易天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原来师傅不相信自己啊。面对着劲气袭来,易天没有丝毫慌张,脸上风轻云淡。眼睛射出一道精光,顿时,那股劲气便消失不见。“好小子!”中年男子突然暴起,怒喝一声,“为何入魔?”说着,不等易天回答,中年男子便抬手一掌,蕴含一股磅礴的气势拍出。易天看着自己的师傅,他没有解释,任由这股磅礴的气势向自己袭来。掌风阵阵,狂风暴起!轰轰轰,空中一阵暴响。“噗……”“大师兄……”一声声暖人的问候传来,一颗颗冷漠的心态逐显。掌风袭身,易天吐出一口鲜血,眼神依旧坚定地望着自己的师傅“这一掌,算是徒儿自愿受师傅一击,今生今世,易天无法报师傅养育之恩,从此,我们恩断义绝,我不再是【剑岚宗】弟子,你也不再是我的师傅……”一行行泪划过易天的脸颊,说出这些话,他的心有如滴血一般疼痛。但易天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他不想连累宗门。可就在这时,一个带着愤怒的声音响起,“易天,你这个小人,我爹辛辛苦苦把你培养成一代人物,可今日,你却……”易天循声望去,赫然便是那一个绝世容颜的女子,此时脸上却布满了阴沉。易天心中一丝苦楚,表面却依旧淡淡地问道:“他们不相信我,那你呢?”“我……”被易天突然一问,女子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看着女子犹豫不决的样子,易天长啸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泪痕,寒光突现:“既然人人都认为我是魔,那我便是魔!”“那你就束手就擒吧!”中年男子叹息一声,接着纵身一跃,直上半空,手中抽出一把神剑,直直地朝着易天斩去。这一斩,日月星辰仿佛失了颜色,一股股磅礴的剑气从神剑出现,狂风肆虐。易天【孤星】在手,提酒一壶,嘴中吟道,“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易天身上一股磅礴的玄气运起,轻轻的挥出了手中的【孤星】,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对抗着中年男子袭来的剑气。咻!【孤星】出,神剑挡!剑剑相碰,火星四溅!易天收回【孤星】,再次挥出一剑,猛的灌了一口酒,“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歌吟,剑起!剑光四射,气势抖擞。剑气如虹,耀射天地。这一剑,昏了天地!这一剑,暗了星辰!中年男子倒吸一口冷气,急忙祭出神剑,匆忙一挡。顿时,神剑之中闪过无数剑光。一旁的剑岚弟子被这天地之威压的喘不过气来,脸上布满了痛苦之色。白发老者见此,连忙一挥,一股浩瀚的玄气从老者的手中挥洒而出,顿时,那股威压消失不见。场中,易天再次挥出那犹如蛟龙一般的【孤星】,一股可怕的气息席卷整个宗门。中年男子连忙用剑一挡。但【孤星】之威,一剑岂能挡之?“噗……”中年人被【孤星】的劲气袭伤,一口鲜血吐出。……………………“心然,就是这个时候,快去杀了他!”白发老者传音入密。说着,老者从怀中拿出一把软剑,银光霖霖,名为【寂辰】!“快,用这把剑把他给杀了!”一把【孤星】剑,一把【寂辰】剑!孤寂,星辰,这两者,本就是一体!“我……”女子犹豫不决,最终,还是缓缓走向了易天!易天正挥出那一剑,他也发现女子就在他的身后,他没有预防,因为他相信她不会……心中就这样想着……可是,一剑没入胸膛!易天知道,一定是她!只有寂辰才能够进他的身,也只有那个让易天日夜思念的她才能够驾驭那把神剑【寂辰】。【寂辰】入体,【孤星】破碎!易天缓缓回头,看着她慌乱的眼神,易天笑了!他笑,这世间【多虚妄】。他没有哭!想起当时,执子之手,与尔偕老!然而此时,残梦已断!时间仿佛静止。他,易天,一袭青衫,傲立宗门,鲜血染红了他的衫,寒了他的心!易天用尽最后一口气,语气平缓的问道:“为什么…会是…你?”孤星碎,残梦断,青衫寒!……………………待续。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轻落语
其于秦柏聿之官,故又多了几分赏。
芬野
为之甚者为其兄兮
唐家三少
“谁与谢?”苏婠婠直折之。
沨袅袅
汝一架皆无……我前者甚畏之,吾知,吾以汝家矣,汝等必轻,
逆剑千秋
林妙雪在旁暗处视当下二人之交锋,稍皱了眉。其间何往,何云腾气此重
长白飞雪
“子之一票,仍议而至重,汝是一曰之,若非卿言之之言,其不与风。”
残剑
方舟笑吟吟现形之中心点在安东角,好整以暇地视顶处异芒连闪之火生,凡油
文雨霁
“吾是以长者之身存之之。其皆婚矣,固不能有其端之意,
青鸾峰上
“何事?」庄以琳问。
枳枫
是否?钛金首饰而不利,何所用其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