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楔子

楔子

作者:恺言

人气:67716

时间:2021-06-20

两仪山有险峰十六,其中太平峰最为高耸险峻,当世第一宗门两仪宗的宗主大殿,就位于此处。太平峰今日并不太平。只见其余诸峰灵气氤氲,灵力激荡,各色灵波冲聚太平峰,在太平峰顶形成厚实七彩光罩,灵气汇聚冲叠,不断发出轰然之声,远胜暴雨天里的雷鸣。太平峰下,已有数名长老汇集,还有无数弟子不断飞射而至,几名长老表情凝重地望向太平峰顶,无人言语。随着赶至的两仪宗弟子逐渐增多,私下议论声渐起。一名身形魁梧的弟子,向前一步,在长老们身后揖手行礼:“各位长老,乾坤大阵的内阵缘何启动,可有外敌入侵?我等弟子如何应对,还请示下。”长老们无人回头,依然凝重观望峰顶。......“并无外敌,”片刻后,站在最前排,身着墨色古朴道衫的长老回道,其声音悠远浑厚,仿佛在每人耳边响起,“乃是掌门在处理内务。各院弟子各归自处,不可妄议,稍后宗内自有定述。清显,你且留下,将此意传至后续到达弟子。”“是。”,清显领命退下,并组织人手,处理清场后续。众弟子逐渐清散,议论声渐息,只剩太平峰顶时而响起阵法激鸣声于场间回荡。清显垂手待命,望向众位沉默观峰的长老,心中不安,愈发重了几分......太平殿内,一身穿墨金色道袍的男子,负手立于掌门座位前,目光深邃,俯视数丈外二人。二人皆穿白色道袍,其中一名男子单膝跪地,一手撑地,一手抚胸,口角鲜血不停溢出,身前地面有碎裂龟甲数片,似是损坏的护身法宝。此刻虽有些狼狈,却难掩其丰神俊逸。另一人样貌较为普通,气息浑浊的躺于地面石板上,努力尝试几次起身都未成功,便认命般躺下,一脸淡然。白衣俊朗男子艰难地掏出一瓶丹药,倒出数粒服入口中,气息总算稳定几分。便要将丹药给身边样貌普通男子喂下,墨金色道袍男子漠然地挥动了一下衣袖,药瓶便抛飞出去。俊朗男子神色复杂,惨然道:“师兄,何至于此。”墨金色道袍男子冷然道:“欧阳无问,你可还要阻我?”欧阳无问眼中满是不甘:“常白师兄你携镇宗大阵之力,师弟我蚍蜉撼树,确实自取其辱。但川悦师弟虽研习巫魂术法,却未曾害人,何须如此决绝?“常白眼睛微眯:“你怎知李川悦不曾害人?你岂知他暗地是何等龌龊!”“哈哈哈......无问师兄,你对小弟的回护,小弟铭记于心。你还是省省力气,即是欲加之罪,何必徒费唇舌。我自认光明磊落,随他去吧,我就不信,他敢杀我!“李川悦躺在地上放声大笑。常白眼中怒火骤盛:“你也配说光明磊落?你敢说师傅仙去,与你无关?”“哈哈哈......”,李川悦笑的愈加放肆,“我就知如此,老匹夫想暗害我,结果自己受反噬,还对外说什么冲关失败,真是可笑至极。我本以为此事就此揭过,我也给他留三分颜面,不料他还有你这后手,来啊,动手啊,看看你是否杀得了我!哈哈哈...”“混账!你这在师傅冲关阵法上做手脚的畜生!还敢在此大放厥词!”常白胸中愤怒完全爆发。“杀你太过便宜你,我要废你修为,永囚溪山涧,令你永世孤寂!我再也不想听到你这令人作呕的狂吠!”常白手一挥,震碎李川悦的舌头。“呜呜呜!!!”李川悦目呲欲裂,躺在地上瞪着常白。欧阳无问目瞪口呆地萎坐于地,常白与李川悦二人言辞之间透出的信息,完全震乱了他的心神。常白望向失魂落魄的欧阳无问,怒哼一声,拂袖离去。“呜~呜~~呜~呜......”,大阵被常白撤去后,空荡大殿内只留这满含凄怆的悲鸣回荡。不日后,青豹会传出消息,两仪宗前掌门的关门弟子李川悦,因修习玄冥教巫魂邪法,欺师灭祖,被新任掌门常白废去修为,镇压于溪山涧。又数日,公认天资卓绝的欧阳无问,离宗而去,不知去向。世间震动。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落洛
前东宫之有关系者尽,非以柳弘业絮亦免,其日日跪在门柳弘业之,
黑袍雷斯林
凌万邢抑不住激动之心,遂奋起,隔桌拍了拍墨凉羽之肩,“好小子,
北帝城
黎笑云亦与赵定理归。
奇语者
郑长吟之目沉暗矣,绝望矣。是也,非早也是师兄非彼师兄??何妄想乎??
花见君
女子之身紧贴着,柔软温热。
热带小猴
“我非孙猴,故我不能为汝压在五指山之下者之!”莫小熙酇着口,屈地辩论。
方想
“不不,如何?,此竖子之口可挑也,皆素在我的面前夸汝为之饭食,
浮生夜尽
自山之见那片掩之筑为京师亦。若不过数十里远近度。望山跑死马,
行为金融
奇怪之,,乔牧不从。
鲁路修
“遽欲去?”郑嘉昱亦起。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