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一章仙庙大逃亡

第一章仙庙大逃亡

作者:多余的龙骑兵

人气:14058

时间:2021-06-20

“段遇啊,这是你唯一的一次机会,能不能被仙行门选中,去修仙,就看你等会能不能跑到前三名了。”崎岖山路中。身穿古装麻衣的老汉,正健步如飞的拉着一辆木板车,向山前的村庄跑去。每跑一小段。他都会向木板车上,身穿灰色粗布劲衣,天庭饱满,面颊消平,相貌其实有些平平无奇的少年,嘱咐上一俩句。“段遇啊,修仙路漫漫,如果你进了仙行门,今后就要认真学,不要想那么多俗世,以后学本事回来,那可就是我们段家祖上积德。”“你自小也知道,我们小洪荒界,有多少人想修个仙有多不容易。也幸好这仙行门慷慨,在我们红江村收徒。”“爷爷如果不是昨天去村上卖点药,哪能知道有这样千载难得的好事。”老汉每句话都包含深切的期盼和庆幸。但如果他停下来,回过头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木板车上的孙子段遇,双眼突然十分迷茫起来。随即。又带着一丝惊悚的望向他的背影。这是哪?木板车上的段遇,想张口问向身前拉车的老汉,但他发现,自己除憋红脸外,一句话都说不出。而且。他感觉自己现在,好像被人施展了定身术,只能一动不动的坐在颠簸的木板车上。这是哪?我被绑架了吗?拉车的老汉,你在说啥?段遇心里满是疑惑和惊悚,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最后他用还能动的眼角撇向四周,试图自己去寻找答案。天空很蓝,白云朵朵,没有雾霾。我在一条没有水泥铺成的山路上,山路俩边都是挺拔的林木。周围很静。只有身前那穿着古装麻衣的老汉,在大声的唠叨着。他在说什么?怎么我好像不是听得很明白。坐在颠簸木板车上的段遇,稳了稳心神,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仔细听听,这自称是自己爷爷的段老汉,一直在神神叨叨什么。修仙?小洪荒界?我们凡人?段遇从段老汉口中,提炼出不少关键词后,双眼渐渐的开始有些明悟,甚至惊喜起来。自己在大学寝室里,连续爆肝五天玩仙庙大逃亡VI这款游戏,然后躺在床上睡一会,居然就穿越了啊!而且穿越到一个修仙的小世界,还穿越到一个和自己同名的少年身上。可是。为什么我一直动不了?还有啊喂,段老汉你能不能不要在唠叨,停下来回头看看,我快没命了啊。你这破木板车柄上,怎么还突然跳上来一只巴掌大的蜘蛛。是你养的吗?段遇望着那只巴掌大的蜘蛛,他心头有些慌,额头汗水开始涔涔冒出。如果能站起来,段遇就想立马用身旁的行李包袱,将这只蜘蛛甩下去木板车柄,不让它靠近自己。但此刻。他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只有一对眼珠子,能随着木车柄上的蜘蛛转动。这只蜘蛛身上,有着精美的红黑纹路,一对在阳光下,闪耀着斑斓光泽的毒牙,不用他多想,都知道这是只剧毒无比的毒蜘蛛。如果被咬一口,那不死也残啊。而此时。非常让他感到恐怖的是,这只毒蜘蛛正顺着车柄,向坐在木车上动弹不得的自己靠近。在这一瞬间。段遇真正的慌了神,心头一颤起来。自己才刚穿越过来,还没去修仙,难道就要载在你这毒蜘蛛手上。然还不容他多想。那只毒蜘蛛开始从他的手指头,慢慢爬到他的胳膊臂上。段遇望着停在他胳膊肘上的毒蜘蛛,那闪着光泽的毒牙,此时他不单是慌神惊吓。还惶恐起来。如果这毒蜘蛛爬到自己脖子上,咬上一口,那可真是要命啊。此刻。段遇试图自救,用发自内心深处,最深情的心声,劝退,感化这只停在胳膊肘上的毒蜘蛛,不要在靠近自己。“喂,小蜘蛛,你如果有灵,就别靠近我。你走你的灵兽路,我去修我的仙人道,大路朝西,咱各走一边好不好,只有你用心修,有梦想,一定能成为一代妖祖的。”这只毒蜘蛛,似乎有些灵性。能感受到段遇内心最深切的祝福,长着八只黑眼睛的蜘蛛头,略带疑惑向上一望。随后。就在段遇深切期望的眼中,从他的胳膊肘爬到他的胳膊肩上,然后在靠近他的脖子旁停下。这一瞬间。不知道毒蜘蛛有什么意图的段遇,心神彻底的提到心眼上。巴掌那么大的毒蜘蛛,距离他的脖子,只有不到半厘米的距离。隐隐的。他能感到,毒蜘蛛又动了一下,它足肢上的绒毛,正触碰到他的脖子。登时间。他感到全身的寒毛纷纷倒立而起,毛骨悚然。谁来救我啊?段遇将目光,希冀的投向身前拉车的段老汉,可段老汉,此刻正兴奋的大声说着当年事。“段遇啊,你爷爷我,年轻的时候练过外家子,如果不是没有修仙的灵根,早年就被万修宗收为外门记名弟子。”“你知道吗?这万修宗可是我们小洪荒界五大宗门之一。其实被拒后,爷爷一直想去其他小仙门,做个外门记名弟子,伺机等待机缘,走上修仙。”“奈何你父母走的早,你当时还年幼,需要人照顾,哎...之后爷爷修仙的心思就淡了。段遇啊,你是我们段家唯一的独苗。你可要替爷爷争口气啊,了去爷爷的心愿。段遇啊,修仙路漫漫,你要...”段遇已经无心听老汉说什么。因为此时,他的心神已经随着爬到他头顶上的毒蜘蛛,快彻底奔溃了。他额头汗水涔涔狂流,后背湿了一背,心头也被恐惧占据大半,剩下的一小半,他只想对拉车的段老汉直呼。我TMD是想给你争口气,完成心愿啊。但是你大爷啊。你能不能停下来看看,你孙子,呸,头上正趴着一只晒太阳的毒蜘蛛。你能不能先把它赶下来,在赶路啊,不然你等会可能就要找人来给我抬棺了。谁来救救我。就在段遇心中惶恐,无助,不在将希冀投给段老汉时。在他们前方,距离红江村不到一公里的山路上,突然跳出俩灰衣青年,站在山路中间。其中一人,对拉着木板车的段老汉大声吼道:“老头,停下。”段遇一听到这声停下,眼前登时一亮,闪出希冀惊喜的光芒。这是救星啊!他俩站在山路中间,让段老汉停下。那段老汉一停下,一定会回头看一眼自己,到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头上的毒蜘蛛。等等。前面这俩人,怎么双手拿着大刀,其中一独眼的,怎么看起来一脸凶煞相?另外一个左脸上有道刀疤的,怎么看起来好像刀口舔血的。这,这该不会是...段老汉在俩山贼俩米前停下,微喘一口气,用眼角轻撇一下身后木板车上,镇定的孙子,轻声赞赏一句。“不亏是我段家的种,第一次面对这种刀口舔血的山贼,还能如此镇定。”他说着,神情无比自若的盯着面前俩山贼,同时暗自提气戒备起来。怎么好端端的山路会窜出俩山贼。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卧牛真人
西天星系内七星中有二星为殖民星,他都是采矿星。
涵哥无敌
纪棠作徐举首,黑者长发为暗风吹散,露精皙之脸蛋,色亦寂寂:“哉,
箫锦鲤
尝其爹娘谓皆不薄,故其这会儿还真之下不手。
执笔点姜山
韦小宝道:“侧金多,无地方用,或亦不乐。今我往见太后与上,
最爱红尘
萧亦笑道:“小爷我是谁!,此牛逼者固知矣,不过……凡人必不知之。”
寒凤雪月
前立者文父子色黯,文总裁面举之一欲穷之灭。
岳不勤
真若苏宇,藏入腊日阁,彼危则大矣,此则死之二日中强。
听日
“前绀湖岛上有二道魂,即与卿之仪,你猜众言之何来乎”大捋须淡老曰。
末日狂流
“我知汝颇惊,然,苏安琪,汝能勿妄疑人?”沈寒因,苦涩之笑。
孟夏之月
听了此言,云若熙紧之言皆吃矣,“寡人,我,我往之洗手间。”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