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一章生日值班

第一章生日值班

作者:猪猫兽

人气:49599

时间:2021-06-20

今天是9月22号,王曦值班的日子,同时也是他的生日,大概上午11点的时候,他便向周柯撒了个谎,说家里有事儿,看今天能不能不值班。老周好说话,大手一挥便点头了,反正现在科室也闲,今天的计划内手术也就一台,二级手术,简单轻松。王曦想想也没什么可交班的,脱掉白大褂往值班室一放,便离开了科室。王曦今年23岁,刚参加工作,尚不能独立值班,现跟着周柯一同值班。医院位于蜀地刚出蜀都平原外的河阳市郊区,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再往北就是崇山峻岭,周边又多矿区,往往夜间急诊较多,大多是外伤,例如高坠伤,机器压榨伤,绞伤,蛇虫咬伤等,值一个夜班看运气,可能风平浪静,也可能彻夜不眠。但王曦自从签到科室后却从没遇到过夜间急诊,他不得不归功于医院门诊的同事太给力了,什么都拿得下来。已经到医院两个月,王曦对医院周边并不陌生,在医院附近找了家面馆把午饭随便对付了就准备回到自己租的小屋。没人给他过生日,除了父母外,估计也就女友记得。他只是想要个生日的由头说服下自己偷一下午的懒。这时的他,心情不好也不坏,不文艺,有点儿矫情,总体来说,普通平凡。“下午的手术你一个人搞得定不?我有事儿,要先走。”说话的是柳瑗,和周柯同期进入科室的老人了,他30岁,周柯32岁。周柯漫不经心道:“问题不大,但差个打下手的。”柳瑗皱眉道:“二级手术,你还要打杂的?正好教育教育王曦啊”周柯怒道:“我放他假了,多个人快点儿收工,我今天值班哎!”“行,我陪你吧,几点的台啊?早点儿开台行不?”柳瑗干脆道,毕竟二人搭档了七八年了,一直配合的不错。老周想了想说:“估计悬,手术通知单上是三点,你知道的,除非是有急诊,计划内手术他们是不会提前接单子的,而且现在大中午的,那东西也不会主动现身,睡会儿吧,今天是老王负责收单子,准时的很。而且今天是常师叔亲自麻醉,速度快的飞起。”柳瑗震惊道:“常师叔亲自麻醉!?为何?那她咋不直接把手术给做了!?”回到出租屋,王曦首先打开电脑,冲了个澡,然后在床上盘腿坐着。出租屋很小,三十来平米,电脑只能放在一个小小的折叠桌子上。然而对于他这样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下班上网就是全部的生活了,女友考上研究生在蜀都大学就读,平时不怎么能见上面,晚上视频聊聊天似乎便能让他得到巨大的满足。王曦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一般,英语四级考了两次勉强通过,在毕业时制作简历那刻,他才发现,自己的简历只用薄薄的一页纸就能囊括,没有得奖记录,没有各种资质证书,就连那张证件照上的自己,在蓝底的背景下看上去也那么一副倒霉样子。往市区里的医院投简历只能是个笑话,川北医科大的牌子说硬不硬,说软不软,自己本科毕业,毫无出彩之处,又不会打篮球,喝酒也不行,看上去前途很暗淡的样子,似乎能预见自己在某个乡镇卫生所干到死的样子秉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指导思想,王曦当时开始疯狂的投简历,当然,只是他自己认为的疯狂,前前后后,他就跑了五家医院,依然无果。当然,以后他才明白,就算把全中国的医院都跑遍,也没人会招他,全中国2017年毕业的医学生,就那么几个人被里院给挂上了号,当时负责点他名的,就是一肚子坏水的周柯。最后,直到春季招聘会在学校召开时,作为寥寥无几仍没找到工作的毕业生,才找到了单位----河阳市四河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整个面试过程无比顺利,对方接受他的简历后,王曦简直高兴得想哭,连薪酬都没好意思多谈,就签署了三方协议医院不大,门诊住院部各占一栋楼,总共三层,占地不广,在医院后门附近曾经新扩建了一栋小楼,总共两层,就是现在的精神科。当然,对刚毕业的王曦来说,凭他的专业知识和社会经验,丝毫意识不到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很多科室都不健全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成立一个精神科,而且这个精神科居然还要做手术。也更意识不到,毕业后分到精神科以来,为什么每次值夜班都风平浪静,一夜睡到天亮。同样意识不到,自己从没在精神科实习过,为什么会定在精神科,或许想过,也只能归结为自己是新人,哪里差人往哪里塞。“柳大师兄,起来,开工。”周柯摇了摇柳瑗。“老王接单子啦?周大师兄?”柳瑗问道。“已经接了,咱们就快过去,总不能让常师叔等咱们吧。”柳瑗起身,穿上白大褂,想了想突然换了个话题:“本来我准备了一大堆说辞给王曦的,怕他接受不了,没想到这小子今天下午请假,你也是,直接就点头同意了。他都到科室快两个月了。”“你也知道他才来两个月啊,什么都不懂也正常……”周柯突然震惊道:“等等,你准备今天下午就这这个手术的机会来做学前教育啊!”柳瑗很自然的点头:“机会多难得,二级手术,简单轻松,也没危险。”周柯回道:“柳大师兄,你不来点儿理论知识铺垫铺垫的吗?我们俩同年毕业来到这儿的时候,都至少过了半年才毁的三观啊。这么可爱的小师弟,吓跑了咋办?”似乎回忆起当年的场景,柳瑗笑了笑,说:“没事儿,你点过他的名,到处都挂了号的,没别的医院会收他。”“我是在说他找不到工作的事儿吗!?”周柯和柳瑗一起走出值班室,“我的意思是怕他接受不了,你那么急干嘛。”“所以说我刚才讲我准备了一大堆说辞啊,放心吧,我有轻重。”柳瑗自信满满。“不是太放心。你咋不叫他直接去停尸房过一夜呢!”老周随意接道。听到这句话,柳瑗眼睛一亮:“师兄好主意!这个比二级手术还保险,危险性为零啊。而且从川北医科大那边解剖室的教员回馈他在解剖室的表现很出彩啊。”周柯见他居然在仔细思考这个问题,说道:“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吧,除了练练胆子他什么也体会不到,我们带着去吧,就算真有什么“东西”,你觉得我们往停尸房一站,还能有什么“东西”让他体会。正反都一样,没意义的。”柳瑗一听似乎是这么个理,没刚才那么兴奋了,有些遗憾道:“看来还是得用上我的说辞,等下次吧。”周柯拍了拍柳瑗道:“放心,我有安排的,慢慢来。”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食人玩具
连门上之管都被人收去!
潇书予
你要皆饮之,我过会问儿,看你今吃点何好。鸡汤犹必也。
我吃饿了
酒保揉了揉头,不敢言矣,默之如拭其吧台。
飞天顽石
“姜铁柱,下!”
阿井涌芳
以有监不逮,故不可从监里知米曦何时下车者之,去矣何。
哀家要买貂
寇仲与徐子陵大惊,跋锋寒之斩玄剑上下乱震,作“薨”剑鸣,虎躯有若所倚
树岚
苏宇无语,尚服,家明待戏,此皆不出?
尚年
小娇月甚欲详其气,然其见,自亦少则,其所言皆不用,
秋声雨霖
司徒煜道:“实不相瞒,其实,年前我就省多矣,而帝之房价真贵兮,
慕容梨落
“我去陪睡?”郑学林笑,“此其言,言几人信?”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