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0002章、放开那个女孩!

第0002章、放开那个女孩!

作者:萧李非盗

人气:57915

时间:2021-06-20

第0002章、放开那个女孩!孤星碎,残梦断,青衫寒!………………………轰隆!突然间,天穹之上一个惊雷闪下,顿时整个天地仿佛要被撕毁了一般,狂暴不已,那光芒,更是灼伤了眼瞳。咔嚓!又是一个惊雷闪下,刹那间,悬崖边一棵参天大树被这毁世般的天雷拦腰劈断。吱呀……参天大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悬崖边倒去,而在那大树将要倒下的方向,隐隐有着一个青色的影子悬于崖边,往近一看,那青色衣衫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摇曳,整个身体都摇摇欲坠。就在大树即将倒地的同时,那青色的身影突然暴起,一颗深邃有神的眼睛陡然睁开,疑惑地看着眼前将会压扁自己的大树,手中那犹如蛟龙一般的利剑,霍然挥出,瞬间爆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力量。顿时,那棵参天大树被这磅礴的力量支离破碎,转眼便成了木屑,若是这种力量伤到人的身上,后果将不堪设想。大树破碎,木屑纷飞。青色影子缓缓站起,望着周边地一切,突然,天上又是一道惊雷突下,直接劈向了那人,一股雷电之光钻进了他的身体,只见他面露苦色,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簌簌地往下落。一息。三息。青色身影的脸色依旧苍白,那股雷力仿佛有着毁世的能力,不断地侵蚀着青衣身影的全身。“啊……”青衣身影狂啸一声,那身体之内的雷力突兀的爆体而出,顿时,金光大闪。这股金色的力量较之刚才的惊雷似乎更胜一筹,青衣身影竟然昏了下去。……………………玉河村。一条弯弯的小溪从村旁的一角流过,那溪中的水,清澈如明,不见一丝浑浊。风景盎然,溪水潺潺。而就在小溪边上,一个破烂不堪的小茅屋打破了这和谐美好的景色,与这风景相比,显得格格不入。茅屋之前,一个十五岁上下的女子正抱着衣服来到溪边,准备洗净。稍微打量这个少女,着一件浅水蓝的裙子,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那浅水蓝的裙子,随行动微动,宛如淡梅初绽,未见奢华却见恬静。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尤其是眉间唇畔的气韵,雅致温婉,观之亲切,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少女把一件青色长衫浸泡在溪水之中,缓缓地搓动着。少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手中的动作一滞,朝着茅屋望了一望,嘴中喃喃道:“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醒呢?”少女正想着这件事情,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叫嚣:“宁紫妍,**给老子出来,你欠我们家少爷的钱什么时候来还?”原来那美若天仙的女子唤作宁紫妍。紫妍者,如紫萱般美丽!与此同时,三四个男子出现在了少女的面前,为首那人宁紫妍认识,便是借钱给她的人。而站在中间的那一位穿着华丽的少年,宁紫妍却是不认识了。宁紫妍一脸担忧,娇嫩的脸庞满是焦急,但又想到一人难敌人多,便硬着头皮走上前去,用着哀求的语气说道:“柳管家,麻烦您行行好,您就再宽限几日?”被唤作【柳管家】的男子冷哼一声,“宽限?**别给脸不要脸?快点还钱!”“可我……”“不过若是……”柳管家阴测地看着宁紫妍。“不过什么……?”宁紫妍看着柳管家眼神中的阴霾,声音略显颤抖。“你若是从了我家少爷……”柳管家淫笑着说道,“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无耻!”宁紫妍啐了一句,转身便要朝着茅屋跑去。“想跑?我看你能跑哪去?”这时一直未曾说话的那位衣着华丽的少年――【柳浩】兴奋地开了口。柳浩朝着一旁的家丁使了一个眼神,家丁马上领会,快速地向宁紫妍追去。很快地,宁紫妍便被两个家丁一左一右的架了回来。柳浩看着宁紫妍的绝世容颜,露出了一副猪哥的模样,嘴角的口水不住的往下流。宁紫妍看着这个令人恶心的少年,不由大声叫喊,“救命啊……”“你倒是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柳浩看着美人在前,抑制不住兴奋,癫狂的叫道。“破喉咙,破喉咙……”宁紫妍大声的叫喊,山川为之震动。“………”柳浩连忙走上前去,伸出手来想要将宁紫妍身上的衣服脱去,兴奋的淫笑,“哈哈,你就从了我吧!”“不……”宁紫妍脸色煞白,眼角留下晶莹的泪水,“禽兽!你不得好死!”说着,便要咬舌自尽。突然,一点寒芒先到,一缕光线闪过,柳浩的头发便掉了一缕。剑光一闪,气势如虹!接着便是一声怒吼传来:“放开那个女孩!”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气质出尘的少年走出,他,风度翩翩,长身玉立,双眉如剑,眸如星辰。举手投足间,散发出帝王般的尊贵气息。宁紫妍的眼角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喜悦,只是静静地望着眼前这位俊逸得不像话的少年。他手中仗剑一柄,缓缓朝着柳浩走来,怒声道,“是你想要为难这位姑娘?”柳浩抬眸一望,见眼前的少年衣衫褴褛,再看看自己身上的锦缎玉衣,顿时心中多了一股信心,挺了挺胸脯,镇声说道,“是我又怎样?”“那你就可以死了……”少年眼中寒芒突现,手中剑尖一挥,一道光芒闪现,直至柳浩。咻!柳管家一见这气势,心中发慌,连忙向柳浩扑去。“啊……”一声尖叫划破晨光,在这寂静的山村留下刺耳的声音。少年继续向柳浩走去,丝毫不理会柳管家的阻止,随手又是一剑。剑芒锋利,甚是耀眼。柳浩大惊,此时胯下早已是湿漉漉的一片,现在看见少年又是一剑袭来,心中吓破了胆。轰!远处,一颗大树訇然倒下。柳浩脸色煞白,循声望去,看见一颗百年大树居然被这轻微的一剑斩下。大惊!就连宁紫妍的心中也是掀起了巨浪,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谁?“嗯,怎么这么臭?”少年面色一凝,看着柳浩胯下湿漉一片,皱了皱眉头,随即捂鼻,笑骂道,“真没胆,不知道你是借了谁的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我…大侠,饶命啊!小的有眼无珠,小人瞎了眼,我…罪该万死!我……”柳浩惶恐一片,脸上布满了汗珠。看着柳浩狼狈的一面,宁紫妍松了一口气。转身看着眼前的少年,微微顿身,说道,“谢谢公子救命之恩!敢问公子何名?”少年一愣,突兀地,脑袋一痛,接着,大量信息如蜂拥一般,侵入少年的脑中。“呃……”少年痛哼一声。宁紫妍看着突然发生的一切,顿时慌了手脚,眼睛直直地盯着少年,脸上尽是担忧。见此一幕,柳管家心中大喜,连忙吩咐手下,“快,趁他病,要他命!”柳浩此时回过神来,听管家这么一喊,脸上笑意大盛,面目狰狞的喊道,“对,快,要他的命!还有这个臭**,给我抓回来!”宁紫妍大惊,回身看着柳浩等人,惊声说道,“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你就什么啊……”柳浩望着宁紫妍婀娜的身姿,咽了一口口水,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教训。“我就杀了你!”一声如九幽魔鬼的声音响起,顿时把柳浩吓了个半死,直接晕了过去。柳管家见此,连忙拖着自家少爷,慌忙离去。少年望着离去的几人,并没有追赶,而是望着身后的宁紫妍,微笑着说道,“我叫【易天】!”易天!连天都要易换,可想而知,取这个名字的人想必是一方枭雄!就连宁紫妍神色也有点震惊,暗想着这名字真是霸气侧漏啊!易天没有注意宁紫妍的神情,此刻他的心中早已惊喜不已,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神情激动,易天连忙看着眼前的少女,问道,“姑娘,敢问这是什么年代?”宁紫妍见易天神色激动,但仍然回答着,“现在是【大宋帝国元丰】年间!”【大宋帝国元丰】年间!易天心中大喜,脸上早已乐成了花。心中暗想:我居然回到了自己消失的那三年的时光?这是何其幸运?宁紫妍看着易天那英俊的脸庞上挂满了笑容,心中也是欣喜不已。突然,易天脸色一凝,微微思忖,呐喊一声:“为什么会是她?”宁紫妍奇怪地问道,“公子,你这是……?”易天顿时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我没事……谢谢姑娘关心!”易天将那心中的离殇隐去,心中更加坚定:既然上天让我再活一世,那么我就要斗破这苍穹,武动那乾坤!再活一世,美好依旧!………………“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公子,小女子宁紫妍!”易天咧嘴一笑,“这名字,真好听!你以后就叫我易天吧,什么公子的,听着别扭!”“这……”待续。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道主沉浮
丁春秋听其言示饶,更为安,问之曰:“你师父是谁?你好大胆子,
半步沧桑
陆祈明助执之俱收了物,而坐沙发上,去亦非,不行亦非。君赠已饭而去,
南天尘
叶绯今衣者亦衣小服,并不?.露,而犹能将脚装之甚清。
天刈留香
苏龙嘻笑道:“没什,汝小时,则六岁,那时,你爹我无钱矣,携汝此子,
风轻扬
微微点头,算!。
江若虚
「时我隐身在一株大树后,闻此贼杀曰何惮我武功得,须去之愈远愈,
曾经是个人类
末,其气阴森森的补上一句。
会码字的海豹
席烈对:“既归之,一时秦家主则见其小子也。”
北帝城
人甚聪亦善学,略通些。,上亦可观针黹。然自亦自缢,档子事儿,
唉尚
门外之秦川默须后,轻叹道:“宋兄此言实发人深省,不过人来此尘伫,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