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二章凌助

第二章凌助

作者:布鲁瑞

人气:70092

时间:2021-06-19

孩童呆站在原地,一时忘记了这时候应该离去,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犹如梦想成真了一般,特别是秽佛离去时说的话让他幼小的心灵几乎快要兴奋的抓狂。“原来刚刚大师在我脑袋里种下了功法秘诀,这样以后我也可以成为修道高手了,太好了!我凌助终于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了!”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但是却隐隐地感觉这是自己人生轨迹的变革,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是流落江湖终日乞讨为生的小孤儿了,命运之手将他从泥流中拉起,奋力抛向这片大陆上的天空,至于以后能够成就什么样子,就全看他的造化了。凌助按照秽佛离去时所说,闭眼冥想脑海中的灵书心印,却什么也看不到,待得日头渐渐向西落下,脑子里仍是一片空白,那绝世高手所说的话完全得不到验证,这不禁让小凌助有着几丝气馁,“听有些宗派中的人说,修道是要靠积累自己身体里的灵气的,我这身体这么弱小,不要说灵气了,连力气也没有多少,看来我必须先修炼出他们说的灵气来,才有可能看得到和尚大师传给我的神功啊!”凌助虽然年纪小小,却是非常地聪慧灵敏,一思索便这样猜想道。其实凌助所想正是原因所在,这秽佛是轻易不肯出世的绝代人物,平日里几时能够接触到像凌助这样的凡人肉胎,又有什么机会可以传下自己所学的半点皮毛呢?今天的事情来的本就突然,谁也不会想到群雄争宝的地方,居然有向往着修炼的小小孩童趁机混入了进来,而起还异常胆大,敢于向秽佛开口求学,这秽佛自然也没有想太多,一时忘了灵书心印的开启最低门槛是自身必须拥有少量的觉醒灵力。不过这秽佛也并非心善之辈,做人做事全凭自己喜好,今日若不是有着更加要紧的大事,此间树林中所有豪强尽皆要丧命于此无一可免!而他传下功法更是有着险恶的目的,绝非因为一时兴起爱才之心动了收徒之念。这时候凌助已经决定要离开了,对着虚空中神庙出现过的地方深深弯腰一拜,小小的孩童眼中竟然泛起了丝丝泪光,只听他高声道:"大师!小凌助一定出人头地,给你混出个模样出来!”说完转身离去,朝着来时的路登上了乌龙山山脊,走在山峰之间,凌助感受着迎面扑来的劲风,远远望向更遥远的河流与大地,心灵之中顿时起了一股豪情壮志!“孤儿小乞丐一定要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凌助咬牙道。“喂!那小孩子,你看到神庙到哪去了吗?”一群人马从远处疾驰而来,一眼就看到站立在山崖边上的凌助,其中有人顿时认出了他来。“师叔,就是这个小子,最后跟着那和尚在一起,我们都走了,他却不走,现在居然也没有死,肯定是和那神庙有什么关系。”一个青衣道士传音给门中的师叔道。原来这群人刚才被秽佛凶威所慑,不敢造次作鸟兽散去,可却都咽不下这口气,自己这边集合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门派精英,居然连一战之勇也没有就被敌人吓跑,实在想起来窝囊至顶,可要这么直接回头去找那秽佛的麻烦,他们纵然再吃十个豹子胆也是不敢的,于是有人想出来这个主意,用飞鸟传说等门中传信手段,请来各自门中的长辈级别人物出山,联手想要一举覆灭这恶名昭彰的神庙。这群人认出了凌助,见到单独对上秽佛这样的凶神居然毫发无伤全身而退,此刻都用质疑的眼神看着他,一些人更是准备动手将他拿下带回去好好审问。“神庙在你们走了以后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凌助被眼前这群人吓了一跳,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师叔,这小子估计是有鬼,我们把他抓回去慢慢地问,您看如何?”青衣道士又问道,他身边的师叔身穿一袭黄云镶金长袍,白须携发,满首苍白,端坐于一只用来代步的赤红马上,一派超然出世的谪仙模样。却听这老道士轻轻一笑,呵斥道:“玄易啊,你莫非是平日里修炼之时偷吃了什么补身灵药,怎地如此大动心火,这小小孩童如此稚嫩,弱小无力,犹如凡世里你的子侄辈一般的人物,你看他会是跟那恶名累累的神庙有什么瓜葛吗?”一番话说的那青衣道士玄易满脸通红,却让凌助心里顿时对这老道士生出无限的好感来,他本从小孤苦无依,别人都是各种各样地嘲弄他打骂他,何时又被人这样维护过,特别是这人还是凌助眼中老神仙一般的人物,更是让他一扫胸中颓废之气,几乎要快乐地大叫一声。“孩子你过来,让我瞧瞧你。”老道士呼唤道,凌助应了一声走到老道士跟前,只见后者伸出一只手在凌助胸膛和双臂处轻轻来回拍打,过一会儿,老道士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神陡然大动,射出一道精光,大手加快速度,更重地在凌助脖颈处揉捏了数下,良久,老道士闭上苍老的双眼,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师承何处?”“回老爷爷的话,我叫凌助,没有师父,没有拜入过哪个宗派,您看,我全身连一点灵力也没有呢。”凌助闪着可爱的大眼睛道。老道士尴尬一笑,道:“是了,你全身毫无半分灵力存在,自然是没有拜入过任何师门中,那我现在问你,凌助,你可愿意拜入我影火门中,成为我影火门第五代弟子?”凌助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其实和尚大师给了我一篇功法,算是我的半个师父,只不过我现在看不到”。可是他又一想,这些人和那和尚大师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说出来只怕不但自己从此永远不能修炼出灵力,而且还会连累到对自己有恩的和尚大师,他此时还是没有意识到那秽佛的强大,仍然处处为其着想,害怕别人去找秽佛的麻烦,要是被那秽佛本尊知晓,只怕也要怒极而笑上几声。凌助还没有回答,周围其他门派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对了,他们察言观色,从老道士的表情变化中自然看得出来,这个小孩是一个修道上的极具天资的好苗子,至于天赋好到什么程度,则是需要用其他手段去好好查证一下。但不可否认地是,在这种荒山野岭中出现这样的好苗子,那他的来历肯定非常清白,假以时日好好培养,一定可以成为宗门中的得力人物。眼下看来,寻那神庙的麻烦已经是不可为之事,与其白跑一趟,不如收一名极具潜力的弟子也是一件很划算的事了。这时,人群中一个身穿华衣锦服的中年男子走出,向凌助抛出橄榄枝:“小兄弟,我贵云山庄各种功法秘诀,无数天材地宝,你要是肯加入我贵云山庄,他日必定在我庄中长老的培育之下成长为人中龙凤级人物,怎么样小兄弟要不要好好考虑一下?”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伪俾官
言之听也,底蕴深厚,言之丑也,新陈不接。
小鹿姑姑
叶绯则日不足,不然,他恨不得把衣服牛仔裤皆多洗数遍,洗至白背。
摇摇-欲坠
不知何以论苏仁温时容,欲久,乃择一词。
安修
小姐微笑曰前台,“羞,使君久矣,不过适许秘书给回电话矣,
风无痕
或谓之为命之日,则亦无几矣。
弥煞
宁如一小猬以汝之刺自保,吾人人,吾亦不汝一而再三忍之。
潜龙坠渊
曾凡颔之,其知李萍亦,曾家无人而观之,即示之不信己病。
发烧的雪人
皆不见夫人出,我乃即寻了一女士入觅,见人已不在内矣!
新版红双喜
“何谓之矣?你就说看,何谓之矣?”王春凤觖望之问而。
寻寒问暖
“四盘!”方晨见大臣已将其第五盘,而亦学着其形大者呼了一喉中习习。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