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一卷封魔之路第二章邪宝降世

    第一卷封魔之路第二章邪宝降世

    作者:山茶不泡水

    人气:88506

    时间:2021-06-18

    千里流云,人间乐土;世出贤良,仁德守心。流云城坐落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域中的玄域之南,经过封家人几代经营而日益繁华昌盛,到了封晟这一代更因其天资过人,年仅七百就成就玄域史上最年轻的天武境强者,坐镇一方,再无人胆敢觊觎,在这诸世纷争的时代里流云城也成为一方乐土。百姓安居乐业,老城主勤政好德,爱民如子,深得百姓爱戴和拥护。可一切都在这一天彻底改变,旦夕间烟消云散,不复存在:邪宝降世,陨落流云。上一刻还是繁华热闹,到处莺歌燕舞,欢声笑语的流云城下一秒就成了人间地狱,哀嚎,哭泣,血泪比比皆是:邪宝自西北天空陨落到流云城,不费吹灰之力便攻破流云城外围的防护罩,最后落到流云城东南,并以此为中心“轰隆”一声,发生大爆炸,房屋一排接着一排化为齑粉,焦土遍野,断壁残垣,拥有近千万人口的流云城在短短瞬间死伤大半,更为恐怖的是,这十层塔状邪宝释放出众多鬼魅邪魂侵吞人的灵魂并控制人们相互杀戮,死亡人数急速攀升…“上天,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们!”流云城此刻也没了反抗,任何反抗都是多余,在这毁天灭地的力量面前都不过是个笑话罢了,或跪下,或匍匐于地,向苍天请罪,请求宽宥一二。诸天宗教就是人类最初与最终的归宿,祈求福运,趋吉避凶,是他们无助之时的最后依靠!邪塔肆虐却恰逢封老城主有事外出,流云城由封家五子代为打理,灾祸一发生五子立刻启动紧急预案调动城主府府兵和物资援助城中百姓,一边救援一边组织百姓们自救。五子立马飞往邪宝降落之地试图消灭邪宝,从源头结束这场灾祸。五人修为从碎魄境到弄月境不等,这般战力放到玄域任何一个地方都已算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了,就算无法消灭这邪宝,将它封印起来应该没有问题。可事实往往就是这样残酷,封家五子刚来到邪宝降临之处企图攻击它,一个照面,五子中修为最低的碎魄境的幼子就被邪宝一道鬼魅魂魄给击中,重伤落地。“小弟…”其余四人担忧问道,担心之余抽不出空来应对,现在根本不是担心他的伤势的时候,必须先联手对付这邪宝再说,四人联手发动攻击,风火雷电四象合一化成一把汉玉白剑朝着邪宝本体直劈下去,却被邪宝一股黑气湮没,了然无痕,根本连它的边都还没碰上,没想到邪宝竟厉害至此,恐怖如斯。“区区几只蝼蚁也妄想伤到本尊?死吧,统统给我化为灰烬。”没想到这邪宝已经有了自我意识,诞生出邪灵,看来它的品阶绝不会低!邪宝反击,一股邪祟灵魂喷涌而出,四人或重伤或被黑气缠绕困住,局面大为不利。“怎么办?我们根本不是这邪宝之敌,可再任由它这般肆虐下去怕没等到父亲回来流云城就已是一座死城了!”“没办法了,只能使用禁术将这邪宝暂时封印住了,等父亲回来处理。”就在四人商量解决办法之时,服侍城主多年的李将军和封家姑爷司马乘风赶来帮忙,见他们准备以生命为代价施展禁术想要劝阻,“少爷他们这是要以自身生命为代价施展禁术啊!快阻止他们干傻事!”“大哥,不要!我来帮你,我们一定可以压制住这祸源的,快住手啊,你们都会没命的!”可无论他怎么喊都没用,四人已有了赴死的心理准备。“乘风,你不必说了。我们心意已决,守护流云本就是我封家子弟职责所在,你虽入我封家门可没必要做到如此地步,你还有铃儿和你未出世的孩儿要照顾,”老大陈词慷慨,转向对李将军说道,“李将军,我已经流云的情况跟父亲说了,你和乘风去城门等候,等父亲一回来就让他赶紧来这…还有,把乘风和小公子带走,这是命令!”“可是…”“我是代理城主,难道你还想抗命不成!”“遵命!”李将军说着拖拽着司马乘风和小公子离去,他和封老城主征战多年,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忠心不二,对城主命令从未抗拒甚至怀疑过,可现在他真的很想违背…“我不走,我封家子弟从没有退缩的孬种,我若走了又有什么脸面独活于世!”最后小公子还是选择了留下,和四位哥哥共进退。“胡闹,你想要封家绝后吗?”大哥面带怒意呵斥一番。“反正从小到大你们都说我是个不安生的主,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又何妨?只可惜,不能见到小外甥出生的模样,想必是像我多一点…”四人见劝不动这小弟,也不再多说什么,五人一同升空,站成五行方位,布金木水火土五行五星封印大阵,一同结印,口中吟唱咒语,“生灵为引,以我为祭;甘堕轮回,血引神力;赐福人间,神威降世;九天诸神,赐我神威,诸天神罗印!”“封印!”五道象征五行元素的光柱从五子身上发出,封印大阵从天而降镇压下来,笼罩住整个邪宝。邪宝这下子总算是动弹不得了,消停一会。…而在五子以生命封印这邪宝的同时,一人正飞速赶往流云城,此人肩披长发,发尾用一像玉扳指一样的饰件束发,面带愁容,他正是流云城城主封晟,一头已有半壁花发,看上去仙风道骨模样。他看到邪宝陨落之时就以最快速度脚踏神行步赶回流云城,奈何这邪宝降落速度实在是太快,他离流云城尚且有百里之遥可邪宝已然降下,“孩子们,你们可别干什么傻事啊,等着我,父亲我就回来!”一路飞行,心中不安越发浓烈。流云城城门口,李将军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见到那张熟悉的面孔,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了,赶紧向他禀报,“城主大人你可算回来了。快,快去阻止五位公子,再晚就来不及了!”在李将军告知下,封晟赶紧往邪宝降落的方向飞去,一路上也顾不得这流云城的惨状了。“是城主,城主回来了!”“我们有救了!”…看见封晟从流云城上空飞过,流云城百姓一阵欢呼雀跃,封老城主就是流云城的守护神,他可是玄域排名第三的天武境强者,有他在就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克服不了的难关!流云城邪宝降落地,城东南的一片废墟“不,…,不要,我的孩子们,”还是来迟一步,等他赶到之时,封家五子已经施展,把生命献祭出去封印住这邪宝乾坤魔塔,现场除了一片焦土,断壁残垣,血肉横飞,完好无缺的魔塔和一五色光柱封印之阵外别无其他,五子牺牲,尸骨无存,就连一件衣物都没落下。“啊!啊!啊!”封晟心如刀割,潸然泪下,撕心裂肺般朝天呐喊,心中悲痛万分,一头原本只有些许白发瞬间变得全白,再无一根黑丝,“我的孩子们,你们都是好样的,是流云城真正的英雄,为父为你们感到骄傲自豪!你们放心,你的死绝不会没有意义…”就在封老呐喊之时,封印被破开,一股黑气升腾而出,封家五子以生命换来的封印瞬间破碎,五道光柱光芒不再,消失不见,“哈哈哈,要不是一时大意,你们几个蝼蚁也妄想封印本尊?本尊降临到这世间,就是终结的时刻!破坏,毁灭,让这世界沦为痛苦的地狱!”邪灵破封而出,驱动这乾坤魔塔又开始大肆破坏,邪气蔓延,吞噬万物。邪宝为一十层宝塔,青铜古色,高不及两尺,塔身四周缭绕一层阴邪鬼煞之气,看起来跟一般的宝塔别无二致,可其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着实让人心惊,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你这该死的邪物!”悲痛到了极点,封晟一记铁拳直接轰击在邪宝上,将他打飞出去。“好,正好没办法斩杀你,现在你自己逃出来了也省得我多费一番心思,就让我将你彻底消灭,告慰我儿在天之灵!”话不多说,封晟直接取出神器“雷神之剑”,这是他唯一的神器,也是他的本命法宝,平日里温养于自己丹田之中少有问世,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这把神剑他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当年他未成名之时就靠这一人一剑杀出赫赫威名,剑下亡魂没有上亿也过百万千万之多,足以证明其实力。封老挥剑向邪灵斩去,风驰电掣间将这乾坤魔塔溢出的众多邪魂斩成两段,只是这些邪魂很快便又聚集在一起,攻击根本没有对这邪宝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怎么回事,我的攻击没对这邪宝造成伤害也就罢了,我体内真元隐隐感觉被吸走一丝,乾坤魔塔力量又壮大了一分,就算它能吸收人的力量,自己应该没和这邪宝发生过直接接触,怎会这样?”“你不用猜了,世间的邪念都是本尊的养料,让本尊不断变强!”邪念?怎么可能,难道自己刚才的愤怒和城中百姓的愤恨也能算是邪念?这也太逆天了吧,照他这样说,只要有欲念存在就等于是在不断壮大他的力量,而自己的力量也会有所损失,此长彼消着实难以对付,简直就是无敌于天下的存在了。这乾坤魔塔究竟是什么品阶的存在,还诞生出了有自己意志的邪灵?自己这把雷神之剑已经算是顶级神器了,可跟这乾坤魔塔相比差得远呢,这应该是鸿蒙至宝了吧,也只有鸿蒙至宝才能达到如此地步。“比起刚才那五个小鬼,你的实力还值得一看!不过也是徒劳罢了,本尊降临到这个世界就已宣告了这个世界的灭亡,一切都要毁灭,重归混沌虚无!”“有本事就跟我到上空一战!”知道自己和这邪灵必有一场大战,封晟不愿在此大战,波及四周,否则的话整个流云城及城中百姓都将化为尘埃泡影,一手别在身后朝天空迅速飞去,引邪灵到流云城上空一战,而邪灵也对封晟起了兴趣,在后面紧追不舍,卷带着这满城的怨念煞气直冲天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倒置漩涡,顺着邪灵这个中心极速升空。“可以,无论你逃到哪对结果都不会有丝毫改变,我会先杀了你再屠戮这个世界!”这里是流云城上方三千丈之高的高空,晴空白日,万里无云,目力所及之处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封晟最终停了下来把这当成和这邪灵交战之所,在这里无论发生怎样激烈的战斗应该都不会影响到下方的流云城百姓了。见对方已经选好自己的葬身之地,邪灵二话不说做出一记手刀划下的动作,一弯半月般黑色弧形气浪发出,裹挟万千邪魂鬼哭狼嚎凄厉惨叫而来,大有割接天际之势,封老一个侧身翻躲了过去,发尾露出被这气浪余威打中,上面束发的玉扳指饰件破开,一头白发飘逸,他顺势由下至上劈出一到斩击进行回礼,攻击却也被邪灵黑气吞噬,斩击的力量彻底消失无踪无影。见一击未能得手,邪灵又是一波攻击,只是气浪的数量、速度和频率都大大增强,封老尽力躲闪,躲不过去才挥剑迎击。“呀!”“啊!”两人交手互有来往,激烈对轰,远在地面上的流云城百姓听到这时不时的轰鸣声都吓得颤颤发抖,腿脚哆嗦,太恐怖了,完全不是一个层级上的水平。以流云城为中心方圆千里之内的土地全部笼罩在一片无尽邪魂组成的“乌云”下,遮天蔽日宛若末日降临,不时雷光咋现,电闪雷鸣不绝于耳。两人激战许久也到了一决生死的时刻:“给我吞噬吧,将一切带入永恒的黑洞之中!”邪灵使出全力,万千邪魂汇聚一身供给他源源不断的力量,本身化为一个小圆点,之后不断膨胀,破裂,黑洞由此形成,吸食吞噬一切,并且规模还在不断变大,吸引力也随着时间推进而迅速攀升,看来他是准备用这一招一举将封老连同这个世界毁灭了。“诸天的神灵,请赐予我守卫世间的力量!雷神降世,破除邪恶,势破苍穹。看我的“雷动九霄”!”封老牵引诸天雷霆于一身,雷电游走全身,气息也得以节节高升,整个人宛若雷神附体一般,手掌万千雷霆,誓灭诸世邪祟,还世朗朗乾坤,操纵雷电凝聚入剑,心随意动,人与剑合,人剑合一!雷电本就是世间正义力量的化身,对邪祟奸佞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可谓是邪魂等的天然克星。封晟借助雷电神威融于剑中,与邪灵两相对轰。最后,封晟险胜半招,邪魂直接被击落下地,封晟的雷神之剑也直接破碎开来,只剩下一把剑柄,本命法宝被毁,他一口鲜血喷出,伤得不轻,回到地面,趁着邪灵重创无力反抗封晟赶紧施展无上封印之术将邪灵与这乾坤魔塔一同封印于雷神之剑中。“该死的人类,你封印不了我的,待我破开你这封印必要将你连同这个世界一同毁灭!”“你放心,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你出来危害这个世界!”…战斗刚刚结束,李将军才匆匆赶到,虽无缘得见这番惊天之战,但从现场痕迹来看也能想象一二,就连城主的雷神之剑都已断裂可想而知这邪宝有多难对付,他赶紧扶起封晟,向他禀报流云城伤亡情况。“城主,你没事吧!”“受了点伤,还支撑得住。城中百姓如何?”“城主放心,我们已经派城卫军协助城中百姓自救,现在邪宝被城主您降服了应该也不会再出什么大问题了…”“做的好,有你办事我就放心了!”在李将军搀扶之下,封晟缓慢朝着城主府走去,一路上尽是废墟,尸横遍野,伤亡惨重,悲痛,哀嚎,流泪,这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繁华乐土的模样,看得他不禁落泪。“爸爸妈妈…”路过一废墟旁,一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守着两具尚未冰冷的尸体哭泣,本来其乐融融的一家庭就因为这邪宝突至而彻底破灭。“小妮子别哭了,邪宝已经被消灭了…”封晟抱起这小女孩安慰道,自己嘴笨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城主爷爷,谢谢你…”“像这样的事整个流云城内不知有多少,真是天灾啊!”“李将军,把城主宝库里的所有宝贝都拿出来典当换成银两物资接济流云城百姓,还有…”说着封老城主便止不住地咳血,李将军当然知道老城主伤得有多重,本命法宝破裂自己的神魂一定受到不小的影响,而且同肉体损伤不同,神魂之伤不仅难以治愈影响更加深远,但既然城主大人不说,想必是怕大家担心,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五位公子死讯还没有传开,大家只知道是老城主出手化解了危机,加上城主平日里建立起来的亲民形象,大家也没注意到封老城主内心的悲痛,只看到他满头花发,神衰力竭模样。而就在外面充满不幸与悲伤之时,城主府封铃房中正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封铃是封晟独女,嫁与司马乘风,恰逢今日早产,丫鬟和产婆在床头为其接生,外面的动静丝毫没有影响到这儿,一来是有城主府大阵保护,二来是邪宝降落之地离城主府也是够远,一个在城东南一个在城西北。“铃小姐,再加把劲儿,孩子头已经露出来了,用力…”“啊!啊!…”产婆在旁指引,封铃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最后随着一声痛哭,孩子终于呱呱坠地。“恭喜铃小姐喜获麟儿!”产婆将婴儿抱到床头,封铃身边。尽管早已筋疲力尽,汗流浃背,看到孩子那一刻封铃还是万般开心,展露出母性的笑容,轻抚孩子面庞,只是还有点埋怨,“麟儿乖,妈妈的心肝宝贝,以后你就对我好就可以了,不要管别的东西了。你那外公和五个舅舅就不说了,你那不负责任的父亲也一样,人家降世了都不来陪着人家。宝宝乖,以后咱们都不理他们了哦…”…“小姐,城主大人和姑爷他们都回来了!”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范二喵
    对路长青也,姜婉婉是有惊者。
    君倾画
    以其当理凯萨大帝之尸。
    苍山飞雪
    叶绯则甚奇,其如此,其余晷皆在何?
    君梦凡尘
    此亦苏宇伪之高也。则曰此九叶天莲,浮灵知是伪也,然而,
    沉默的满天星
    严七月软软者言其名:“严七。”
    分飞雁
    沈阔接了钥匙先下犹,乔安暮则以家之电器皆关矣,锁好门,方欲下,
    牛油果
    叶绯挑挑眉,曰:“你既然一呼,则初汝年中也,名参过长平大赛乎?”
    十连抽
    蓝澜瞥了一眼侧也秋姨,秋姨之色也有意之笑。
    宁冉南归
    然则七级,亦非其能御之。
    宅猪
    且如此者,燕飞思间,女于前扫,投归善寺向之垢去,燕飞更不疑,蹑其后去。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