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二章丰渚园

    第二章丰渚园

    作者:夏语楼

    人气:5346

    时间:2021-06-17

    丰渚园离西湖宾馆并不远。两者同属鹅城5A级景区——西湖国家风景名胜区平湖景区。鹅城西湖山川秀邃、幽胜曲折、浮洲四起、青山似黛,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隐现于树木葱茏之中,景域妙在天成,有“苎萝西子”之美誉,并有“大中国西湖三十六,唯鹅城足并杭州”的史载。以六湖九桥十八景成为罗浮山风景区之后鹅城第二个5A级景区。西湖宾馆只不过是个三星级酒店,妙在湖内唯二宾馆之一,风景秀丽,湖色尽收,朝可见苍茫白鹭,晚可观谢水落霞。且离鹅城老城下角不远,是体验客家文化不可多得的去处。从西湖宾馆二楼下来,贾行云搀扶住刘青山的胳膊,轻道一声“老师,您慢点”。孟庆、李祥林、江晓蔷一前两后隐隐呈三角包夹将二人围在中央,距离保持得刚刚好,既不可能让贾行云突兀发难跑了,也不会让对方产生被逼迫的压抑感。“老师,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本来要陪您去龙川与考古队汇合的,结果现在,成嫌疑犯了。”贾行云年岁二十五,高约一米七八,眉清目秀,长相俊朗斯文,高过刘青山大半个头,搀扶着他的姿势略显别扭,不得不微微弓曲着身子,满脸歉意。刘青山瞧出贾行云的窘迫,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不用搀扶,摇头道:“无碍,张志和虽与我不对付,那也仅限于存疑争论,他好歹也是国内知名的考古学家,有他在,疑似西汉古墓的挖掘工作不会耽搁,等这方事了,我们再去不迟。“贾行云内心一叹,张了张嘴,又轻轻闭上。心中却是道:老师啊,第一份挖掘报告的署名简报您还真是……,只能说您老高风亮节,淡泊名利。出了西湖宾馆,沿着芳华洲西侧,穿过迎仙桥,步慈云路沿湖不过十分钟左右的脚程就到了丰渚园。此次琥珀文物展的位置,准确的说是位于丰渚园内的文昌阁。园区门口入眼一中空窟窿,自然穿凿的太湖石“峥云峰”。左右两旁两棵高龄细叶榕,大方裁剪,枝简叶繁。一路荷池、镜水、云岭假山,颇具岭南古典式园林特色,游客如织。文昌阁因荷叶双雁纹配饰的失窃,早就封展,数条警戒线被拉了起来,游客被引流到顿牟轩举办的现代琥珀艺术展去了。阁前十余颇有身份之人早就翘首以盼。除了对知名的考古学家、历史学家、文物研究专家刘青山以示尊重以外,对几欲垄断了国内琥珀制品市场的贾家公子贾行云亦隐有示好之意。“二叔。“贾行云右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举起右手朝人群中一四十左右,着藏青休闲西装,寸头圆润,笑容可掬,左手拇指戴一半透橘黄琥珀扳指的中年男子挥手。顿牟轩南方负责人贾瑞和,也就是贾行云的二叔,呵呵一笑,摸了摸被照晒出头油的寸头,快步走来,先是快速将贾行云上下打量一番,继而几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嗔怒着边数落边呼巴掌,道:“让你继承家族产业你不干,说什么磨练不够,说什么知识储备不够,这下好了,这下好了,阴沟里翻船了,栽在琥珀上面,传出去,我们顿牟轩的继承人就这?就这?……““叔,二叔,二叔,形象,注意形象,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拍脑勺,我不要面子的啊。“贾行云呵呵笑着,看似左摇右晃躲来躲去,却是恰到好处让贾瑞和拍在后背上。嘶!躲在人群后面畏畏缩缩的江晓蔷听得牙痛,这个俊朗小白脸是顿牟轩的继承人?她不禁摸了摸挂在胸前出自顿牟轩的琥珀镶金水滴吊坠,浑身不自在。“刘老。“”老刘。“”刘教授。“三声不约而同的声音适时响起,鹅城市公安局副局长江军先是朝孟庆瞪了一眼,再用右手点了点吐着舌头朝他缩脖子的江晓蔷,这才双手握住刘青山的右手,赔笑道:“误会,应该是误会,您老多担待。“市博物馆馆长萧鹤摇了摇头,轻轻拍了一下刘青山的肩膀,指着被贾瑞和训斥的贾行云道:“这就是你跟我提过的那个你最得意的弟子?“内蒙文化厅主任向朝朝刘青山点了点头,叫了一声”刘教授“就规规矩矩站在几人身后,以省文化厅主任的身份甘愿落于人后,可见这人官学通达,别的先不说,至少给足了知识分子面子。或许是给贾家面子吧。刘青山欣慰地朝贾行云努了努嘴,给了萧鹤一个得意的眼神,朝向朝微笑点头示意,再左掌覆在江军抓住自己右手的双手上,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拍了两巴掌,道:“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深究了,不过,这三个人,事后必须要向小贾道歉,你说说你们,事情没弄清楚,手铐就上了……“江军一听,哎哟,我去,市委就招商引资,打造文化旅游文明新城的事早就对贾家惦记上了,这感情好,前脚刚撬松了贾瑞和的口风,后脚就把人侄子铐了。江军一脸歉意,抱着刘青山的手不松,赔笑道:“一定一定。“又悄悄压低声音,”国家层面继经济自信、军事自信、科技自信重点提及的文化自信很是看重,刘老,您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这么大一块文化肥肉劳您费心给留在咱们鹅城啊。“不等刘青山张嘴,江军指着孟庆叹了口气,愣是没憋出半个字。孟庆伸出舌头,舔了舔左嘴角一颗因为上火生的暗疮,不好意思笑道:“嘿嘿,师傅,没事,道歉嘛,先洗脱嫌疑再说。““你……”江军只差没气岔了,心底直接就翻江倒海,“不会说话,给老子闭嘴”。“还有你,给我过来。”“哦~!”江晓蔷拖着长长的尾音,蹭了蹭脚底板,不情不愿地嘟起嘴走了过来。“还不叫人。”江军瞪了江晓蔷一眼,作势欲打。江晓蔷嘻嘻一笑往后跳开,朝众人鞠躬,“各位叔叔伯伯好。”“我那不争气的女儿,刚从广警学院毕业没多久,让大家见笑了。”江军的语气可是一点都没有责备的意思,反而隐带显摆。“看看人家,虎父无犬女,衣钵家传,你呢,你呢……“贾瑞和借机发飙,对着贾行云指桑骂槐。“二叔,别闹,先办正事。”贾行云望了望青涩未脱,发育超纲的江晓蔷一眼,脑中浮出十六字。巍巍峰峦,高不可攀。崇山峻岭,曲径通幽。江晓蔷没来由心里一跳,抬头迎上了贾行云的目光。嗯?这眼神?我就呵呵了。江晓蔷装作看风景的样子,视线越过贾行云的肩头,不着痕迹扫向他的侧后远方,再慢慢收了回来,顿时在富二代三字前面又加了一个无耻两字。“里面请,东西都准备齐全了。”萧鹤引着大家直接迈入文昌阁内。只见顶头上书文昌阁金黄三字,左柱联书:孝悌为心前贤垂典范,右柱联书:忠诚立世后辈仰高风。堂前一双侧镂空木雕棹歌屏挡,贾行云眯着眼才念到“不数杭……”,就被贾瑞和轻轻推了一把,最终也没看全,带着遗憾绕了进去。虽然陈宫公主墓出土的琥珀文物展,贾行云看过不下数回,依旧被眼前所见震慑。回廊四合,呈回字层叠摆放,数十玻璃罩内以木托为质,或立、或卧、或挂、或倚……,造型精细考究,色泽温润神秘,以暖黄为主基调的琥珀文物展品比之画卷更美展现开来。中心位靠左上首位置一处别具一格。原本摆放在此处的荷叶双雁纹配饰连同玻璃罩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椭圆凹窝木架孤零零的托着空荡荡的空气,与四周对比,显得落寞又违和。“真失了?”刘青山声音略带颤音,疾走两步,右手抬起,虚空伸展,咂摸下嘴,失望之色尽显。“老师,无妨,丢不了。”贾行云快步扶住刘青山微微颤抖的身躯,细声安慰。呵!好大的口气?江晓蔷不免腹议,独一无二的文物说得轻松,你说丢不了就丢不了?难道在你房间找到的荷叶双雁纹配饰是真的?贾行云不知江晓蔷心里的嘀咕,伸手朝孟庆道:“麻烦你,孟警官。”孟庆从右边裤子口袋摸出装有荷叶双雁纹配饰的宝石袋,朝江军望来,见他点头同意,掌心托着递给了贾行云。贾行云戴上丰渚园负责人递过来的一次性丁腈手套,左右五指对插指缝窝,再滑行相交轻轻扣握三次,扭了扭脖子,甩出几声闷脆的响声。他将摆放在长桌上的宝石袋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提起掂了掂,眯着眼左手拇指从下唇划过,微不可察点了点头。“如何?”萧鹤以考究的眼光审视着这个刘青山口中的杰出弟子,见他用最粗糙但又最讲经验的掂重法入手,不禁发出声来。贾行云未出声,双掌呈托捧住宝石袋,双手食指钩进袋口慢慢扯开,再左手拖住袋底,右手伸进袋中,彻底将荷叶双雁纹配饰拿了出来,细细打量一番,再次托在右手掌心中掂了掂。这才点头道:“重量与真品无误,造型无误,外观无误,在自然光下呈现的色泽都相差无几,仿得很真。”“嗯,看来需要做进一步鉴定,你准备从什么地方入手。”刘青山不知是显摆还是考究,并未自己插手,而是像教导学生一样引导贾行云的思维。“自然先从非破坏性鉴定手法入手,看看长波紫外光源照射下的荧光反应。”贾行云未作任何思考,将荷叶双雁纹配饰放在黑色纸张背景下,望向了桌边的便携式手持验钞灯。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人已成球
    “吾知,给我来。”梁白庭入,将儿接过。
    落洛
    故其徒曰:“得一智者。”
    风忆流云
    穹不思而,传音道:“然则若彼果有尽之乎??”
    深海孔雀
    “知之矣,阿母,汝念此别,其可以我顾也,且说矣,温泽昊亦在乎,
    火中物
    而顾安于含笑挂断电话时,正出太医院,过一拐角时,暗中突出一人,
    云朝楚楚
    此则下,原是活泼之惠雅一朝而始疑人生矣,其婚姻实自求乎?
    瑜若离
    饿……或是你的宝宝馁矣。嘻嘻……”
    流年敬言
    一时众人不约而同之见于声传来者,警察蹙眉:“子为谁?”
    你的婚纱淋了雨
    “她打我!其与贼是一伙儿之!”
    资产暴增
    前言之汉道:「我固尊纪小姐,益敬莫爷,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