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2节商场风波

    第2节商场风波

    作者:一米弹簧

    人气:42471

    时间:2021-06-15

    “小哥哥,好看吗?”华宇刹那间心跳加速,脸色变得通红,自己明明没有那个意思,给他这样一问倒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一样。“小姐姐,您误会了。”“不,没有误会,一点都不误会”服务小姐,重新换了个姿势,说道:“你看这个呢?行吗?”“还行吧。”“那这个呢?喜不喜欢?”“好,喜欢。”服务小姐姐一连摆弄好几下。最后问道:“买了吧?”“喜是喜欢,可是没有男的。”“有的,男女都有,还是情侣装哦。”“情侣装就不用了,要男装就可以了。有合适我的码子吗?”“有的,加大号的,一米六八到一米七八都适合,弹性超好。正和身,运动男生文艺青年,随你选,随你变。”接着服务小姐姐又一次示范了这一套高科技服装的使用方法。这套衣服确实是高科技技术下的产物,电子技术和传统纺织业的结合造就了它。合成皮虽然薄,但是贴身保暖韧性好。衣服上的一个按键就可以把这件衣服秒变成十种样式和十种不同颜色,不用清洗布料不沾灰,还防雨防晒……。服务小姐姐:“这个就是我们的“变色龙”,酷吧!”“百变星君,太酷了,我要了。”“请问我现在可以换上它吗?”“当然可以,完全没问题。那边是更衣室,您可以去那里试穿。合适的话就不用脱下来,直接到收银台结账就可以了。”华宇按照服务小姐的指引来到更衣室。更衣室还算大,大概十间左右,一排过去,走了一圈,门全部都是关着的,好像都有人。当华宇来回走的时候,发现了有一间门小开着,似乎没有人。“就这间吧!”正当要去推开门的时候,门突然间打开了。里面黑乎乎的,他的手也来不及收回直接伸了进去。“什么鬼东西,软软的。”“包子?馒头?布袋子。”华宇感觉自己的手好像抓到了什么。立刻在脑海里搜索起来:曾经碰到过的类似的东西全都一股脑浮现了出来。“啊!”一个尖锐的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华宇心想:“遭了。我没有碰到什么吧?”“啪!”清脆的一声。一只女人的手狠狠地打在了华宇的脸颊上。“臭流氓。”“那个,我,对不起。”“滚。我要报警了。”华宇忍痛不再辩解。快步的离开了更衣室。华宇觉得自己有点倒霉?平白无故的被打了。不过还好,那女子当时只叫他滚,没有大吵大闹,要不,有口难辩。那样的话就完了。跑出了更衣室的他左顾右盼。好在服务小姐姐正接待一对情侣,没有注意到他,要不太尴尬了。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结账,走人。他直径的来到收银台排队等着结账。一位姑娘随后也赶了过来。排在了他的身后。华宇不敢转身正视,生怕是刚才那位姑娘,心砰砰的直跳。“我怕什么,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也不一定是她呀。”想着,也就鼓起勇气往后瞄了眼。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几,黑色的头发,后面扎着个马尾,一看就知道是个南方姑娘。似乎被对方发现了,感觉有一股强劲的杀气袭来。“难道真是她?”华宇赶紧做好结账准备,打开手卡说道:“kiss,柳叶刀。……”没曾想到,话还没说完就被后面的那个女孩重重的揣了一脚。华宇疼得“啊”一声呼喊出来。那个女孩:“色狼,无耻。”华宇:“你说谁色狼谁无耻了?”那个女孩:“就你。”“有没有搞错?是你踢了我。”那个女孩:“更衣室的那个色狼不是你吗?”这话一出,引来围观者的一片议论。“不会吧这小帅哥看着不像。”“挺老实的。”“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人不可貌相啊。”俗话说,“人言可畏”,这一回,华宇可感受到了。“各位,这可能是个误会。”刚才那位服务小姐姐在一旁说到。那个服务小姐姐再道:“我是这个店的店长,刚刚是我叫这位小哥哥去更衣室换的衣服。大家看他衣服都没有换。一分钟时间能做出什么?肯定是误会,对吧?小妹妹。”那个女孩:“就算是误会吧,可刚才他确实是调戏了我。”华宇可是丈二摸不着头脑。满腹委屈,一愣,一愣的。“我没有。”店长姐姐:“有吗?小王,你有看到吗?”收银员小王:“云姐,没有看到呀!”女孩也不再避讳:“他刚才说要亲我。”“我有吗?”“刚才你说kiss,谁?”“kiss,柳叶刀。”“本姑娘姓柳名叶刀。”哗啦啦议论纷纷,在场的吃瓜群众,你一句我一句的轮流指责,华宇这下麻烦了,误会大发了。甚至有人说要报警打110。如果他再不澄清自己,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罪名。调戏妇女可不是好玩。搞不好饭碗丢了,还得要进大牢,自己这么年轻一辈子就毁了。华宇:“误会误会全是误会。你们看啊,这是我的手卡,刚刚那句话是我解卡的秘语。”他看到周围的人都不信,似乎还需要个答案去证明。收银员小王:“正好解码结账吧!证明给他们看看。”华宇:“好,那大家听好了。”“kiss,柳叶刀。我要付款。”手卡迅速刷出了付款二维码。收银员小王拿着收款小枪对着二维码,“滴”一声。华宇在手卡上操作了几下。收银台广播:“足额收款成功?人民币999元。谢谢惠顾。”店长姐姐:“真相大白了,各位散了吧?”吃瓜群众散了后,店长姐姐建议柳叶刀给华宇道歉。柳叶刀哪肯,怎么说华宇也碰到了她的肩膀,还抓了一把,那是事实,害得她受惊,现在还心有余悸。不追究他非礼算好的,怎么能让自己去道歉?他活该被踢。柳叶刀气冲冲的结账甩手而去。华宇望着柳叶刀远去的背影。不时在想:“好彪悍的一个女子。是干什么的呢?”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归期
    林君日状似未闻也,眉排指于太阳穴之枪口,直视龙清,听其所报。
    帝羁
    ,岂知其不单单不理,尚迫我偿倍订金,以我数有人扣留,太无赖矣
    斥候之子
    宫浅视四,即而轻笑道,“是使我自尽,故我今闲始也。”
    球魁
    “我告,莫与我耍何如,不然我不汝饶。”其离苏安琪近者,因,
    石头i
    而上,地门时亦在降,或曰,早接壤矣,固在一间
    天空千雪颜skysnow
    此是胖妇(二婶花之声。,钱迷迷不小包子则听矣。
    云九浅
    肥媪心暗叫气,面上却仍携笑:“没事儿,无恙,邢娘子的事儿要,我异日!”
    雪参
    方晨不难猜出,谓之圣女过有此神异之异者,且其异不可谓单体用,
    双麻酥
    姬大人与矮胖男去后,乃去傅之住院。
    沧峰傲雪
    “你至今还好池蕊儿,谓乎?或汝必易,但能觉尚好之。而汝犹甚惜之,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