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0003章、你是耗子请来的逗逼吗?

第0003章、你是耗子请来的逗逼吗?

作者:萧李非盗

人气:57915

时间:2021-06-21

第0003章、你是【耗子】请来的逗逼吗?“这……”宁紫妍神情中带着一丝犹豫,就这样被易天直直地盯着,脸上更是闪过一丝绯红,让这个少女在晨光之下更显美丽。“那好吧!那我就叫你【易大哥】吧,不过你也别“姑娘姑娘”的叫了,你可以叫我紫妍!”宁紫妍调皮地一笑,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易天,似乎是在征求易天的意见。易天看着宁紫妍调皮的模样,不禁有些愣神,脑海中不觉闪过一个女子的身影,不过只是转眼之间便消逝不见,随即呵呵一笑,“如此甚好,那些繁文缛节不要也罢!”“易大哥,你说的对!”宁紫妍即使想要叫出【易天】二字,但总觉得有点别扭,总不能人家救了自己的命,自己还故意疏远人家吧。再说,自己似乎对易大哥……易天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心中只是想着叫什么都由她去吧。宁紫妍心中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易天脸色一正,一本正经的对宁紫妍说道,“那个,我……”看见易天表情严肃的样子,宁紫妍心中一紧,连忙问道,“易大哥,怎么了?”“那个…”易天鼓足一口气说道,“我饿了……”“………”宁紫妍嘴角微抽,心想易大哥你饿你倒是说一声啊,用得着这么严肃吗?害我担心的!“啊…”宁紫妍才反应过来,急忙回应,“我这就去生食!易大哥,你先进屋坐一会,很快就好!”“紫妍,谢谢你!”易天深情的望着宁紫妍,这谢意有【做饭之谢】,更有【救命之谢】!“易大哥,谢什么呢?要说感谢,是我应该感谢你啊!要不是你,我现在早就被……”“可要不是因为我,你根本就不需要去借钱,就……”易天望着这一个漂亮又善良的少女,心中感叹不已。“易大哥,你这样说就太矫情了!”说着,便拉着易天走向了茅屋。易天看着眼前有点调皮娇俏的女孩,脑海中不觉的想起了前世那个令自己心动的女孩,她还好吗?如今的她又会在谁的身旁?………………来到屋内,易天才真正的感受到房子的简陋,一张陈旧的桌子,一个不高的灶台,一张小小的床……等等,突然,易天灵光一闪,这里只有一张床,难道宁紫妍一直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这该是多大的善心,才会让一个女孩过得如此安然?易天的心中涌过一阵暖流,平静的心中荡起了层层涟漪,“紫妍,谢谢你……”宁紫妍转身一笑,疑惑地看着易天,“易大哥,你……”“我没事……你忙你的吧!”易天转身坐在了床上,双腿盘膝,眼睛微闭,丹田之中一股磅礴的气势顿起,随着经脉流动,席卷着易天的整个身体。一息,两息……“呼……”百息之后,易天的口中吐出一口浊气,此时的身体看上去却更加的出尘。易天面露喜色,纵身一跃,从窗户边一个翻身,便到了外边。宁紫妍听见声响,连忙转身一看,刚刚好看见易天纵身一跃,连忙说道,“易大哥,你这是……”另一边,易天跃出房内,紧握手掌,挥出一拳,刹那,一股磅礴的力量从易天的手上訇然而出。这一拳,携着狂风而去,空中卷起一阵飞叶。轰!这一拳直直轰向了房子旁的那条小溪,“嘭!”一阵水花迸起,足有百尺高楼之高。“唉……”看着眼前的情景,易天心中哀叹一声,“看来实力确实下降了不少!”易天望着天边那朵残云,脑海中不时回荡着那个女孩的声音:“易天,你这个小人,我爹辛辛苦苦把你培养成一代人物,可今日,你却……”易天眼神中一阵落寞,心中点点苦涩,面容苦笑,不时呢喃一句,“心然啊心然,你知不知道我那消失的三年到底去了哪里?我离开又到底是为了谁难道你还不清楚吗?”那三年,易天寻遍万水千山,只为寻得一株【绛梨花】。这绛梨花,有治疗【天生寒脉】之效,而得了这天生寒脉的人,一律活不过十八岁,并且每到月圆之时,也就是寒气最重的时候,患此病的人便疼痛难忍。易天苦寻第一年,没有一点关于绛梨花的消息。可是,就在易天消失的第二年,易天终于寻得【绛梨花】的身影,就在易天正要摘下它时,那朵花顿时光芒大闪,瞬间,易天便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在那里,易天整整熬过了两年,这两年,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煎熬!因为他知道【林心然】的病拖延不得,多拖一天,便是多一分危险!易天苦苦追寻,一直在寻找回到他那个位面的方法,终于有一天,易天找到了回去的通道,那是一个【传送阵】,当时,易天上前一踏,刹那间,易天便回到了华山!!可就在这时,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却正在屠杀华山派弟子。这一刻,易天顿时怒起,挥剑杀敌,拯救了整个华山派弟子。可易天走后,那些一个个被易天斩下的人却缓缓地爬起,血洗华山一片………………………窗边。宁紫妍看着这眼前的一幕,让她的心中久久难以平静,嘴巴早已弯成了o形,眼睛直直的盯着易天。没有想到易大哥居然这么厉害,不过他那黯然的眼神,不知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他变成这样?易天收回思绪,再次朝着窗口一跃,进入了屋内。刚进入屋内,易天便看到了正在发愣的宁紫妍,连忙问道,“紫妍,你没事吧!”“嘎…?”宁紫妍突兀地一愣,旋即调皮的一笑,“我没事啊!”“嗯,这是什么味道?”“啊,不好!我的菜……”宁紫妍一段小跑,急忙拿起锅铲,将锅中的菜拌匀,“还好,没烧坏!”可就在这时,一阵叫嚣的声音响起,“宁紫妍,你个小娘皮,给我滚出来!!!”宁紫妍身体一颤,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柳浩正带着一伙人缓缓走来。而在柳浩的旁边跟着一位穿着道袍的男子,手中挂着一把拂尘,柳浩对他甚是恭敬。“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易天嗤笑一声,拍了拍宁紫妍的肩膀,“别怕,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在!!字字温暖人心。那古井不波的少女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涟漪。易天迈步向前,看着来人,寒芒一现,冷笑道,“小子,没想到你又来了啊!”被这突如其来的寒芒逼视,柳浩心中打鼓,但是看着旁边的气定神闲的“师傅”,顿觉气势上升了不少,“我是来找回场子的,今天要么交钱,要么交人,你看着办!!”转身看着旁边的道袍老者,柳浩哀求道,“师傅,你要为徒儿做主啊!”道袍老者挥了挥衣袖,眼睛不屑的看着易天,“你就是那个欺负我【浩子】徒儿的人?”浩子?!“……”易天嘴角狠抽,略有深意的看着眼前的道袍老者,“没错,就是我!请问……”“问吧……”道袍老者依然不屑地望着易天,好像根本就当易天不存在似的,“我给你这个机会!!”易天不置可否,心中诽谤不已,没想到是一个装逼高手!易天冷笑一声,“请问,你是【耗子】请来的逗逼吗?”逗逼?道袍老者明显一愣,不知道易天口中说的【逗逼】是什么意思,认为易天是在说柳浩把自己请来的事情叫做【逗逼】,只是强声应道,“没错,我就是【浩子】请来的逗逼!!”“……”易天嘴角再次狠抽。你可不可以再逗一点?挺逗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时,宁紫妍出声询问,“易大哥,逗逼是什么东西?!”易天嘿嘿一笑,眼睛一眯,望着眼前逗逼的师徒俩,镇声说道,“三番五次来寻我的麻烦,这叫【逗】;打不赢却找师傅来找场子,这叫【逼】!”说着,易天朝前一步,一字一句的哼道,“这就叫做【逗逼】!”气势如虹,迅雷如剑。一股磅礴的力量向道袍老者压去,瞬间,师徒俩一众人便被这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竖子,尔敢?”道袍老者怒喝一声,手中的拂尘一甩,向易天袭去。易天身影宛若箭矢般急掠而出,与此同时,之前易天所在的位置,訇然一个大洞。易天笑着说道,“你确实有几分本事!”“你知道就好!”道袍老者宛若大鹏展翅般,纵身一跃,在夕阳下便宛若一团巨大的黑影直接朝着易天铺天盖地地覆盖过来,气势磅礴,如鹰击长空之势,转眼间便降临至易天的眼前。“靠,太不讲道义了吧!”易天苦笑,大叫一声,“动手也不说一声!”说着,易天脚下一滑,犹如鬼魅一般,连连躲过了道袍老者的几次攻击。“你是……”道袍老者看到易天的轻功如此轻盈,又躲过了自己的连连攻击,“你是【剑岚宗】的人?”“是又怎么样?”易天心中一惊,有点分不清眼前的道袍老者究竟是敌是友。“那你就可以去死了!”道袍老者冷哼一声,一挥手中的衣袖,“咻”的一声,再度逼近了易天,拳影若虚晃的树影般难以捕捉到轨迹,仿佛交织成为一片鱼鳞般的网状,朝着易天的身上各处要害攻击而来。易天不慌不忙,急急后退,冷眼一看,“难怪这么嚣张!”“师傅,快点帮徒儿收拾了这家伙!”柳浩躲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但是看见师傅气势节节高涨,气焰顿时嚣张。有人欢喜有人忧。宁紫妍紧紧地揪着心,看着易天节节败退,心中更是焦急不已,“易大哥,你快走吧,别为了我,就这样……”易天一听,顿时镇声一怒,“说什么傻话,我说过‘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在‘!”听着易天略带霸道的语气,少女的心中再次掀起了一阵波澜。“你已经动用了七分的气力!”易天蔑笑道,“可我还没有动手呢?”“狂妄至极!”道袍老者震怒一声,“我看你这回能够躲到哪里去!!”拂尘一挥,一股毁天的力量訇然而出,向易天团团包去。易天身影鬼魅――【踏雪穿云】般,堪堪躲过,谁知那股磅礴的力量又是调转车头,将易天围在之间,乱像不已。待续。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妄千念
忍,忍,千万忍!
编织梦的蜘蛛
苏倾倾点颔,除了心内,毕竟雨淳佑言亦谓。
皇甫奇
不止之,后之星月亦知夏辰,此刻,也有些怪,开口道:“是夏辰?
落洛
“子曰苏恒当不以吾为魅惑主之狐?”墨心忽来此一句也!
傅啸尘
以言日:大千世界莫不皆有。其状皆有太医院里何。
浅水捉虾
观其所与者,,有似幻言之体。此是……冥界王殿???
暮雨尘埃
“固有矣,吾知,情非分去,不分界之,但两人实心爱,心之欲聚,然则,
佳沃育
童点首:“人有,有一次,吾适夜被冻醒,闻门有声,应是有人来问。“
二目
“使?又有任?”付忆听温泽昊言欲使,付忆静遂意其必何任也。
爱赖床
江野出包厢便寻了个闲区坐,两条大长胫忌者附于几上。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