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二章杨五

第二章杨五

作者:恺言

人气:67716

时间:2021-06-20

西漠某绿洲处,一座名为仑山的山脚下,有片十亩方圆的药田,放眼望去,各种仙花灵草遍布其间,错落有致,生机勃勃。一阵清风吹过,带起香气无数。在一方灵翠草田旁边,杨五卧于竹制躺椅之上,悠然的晒着太阳。手边木桌上放着一壶酒和两盘精致小菜,杨五不时抬手喝上一杯,满脸陶醉,一副富家翁的神态。只是他花白蓬乱的头发,和乱糟糟堆在一起的胡子,实在和老地主的形象不搭边。杨五惬意无比,正哼着小曲,忽有所感,喊道:“老木!”一个头发处长满绿叶的布袍老人,从地上缓缓升出,满脸无奈道:“主人,老奴身为树妖,实在不善饮酒,您还是自饮为佳,我还得打理药田。”前些天杨五非拉着老木同饮,喝至兴起,往老木树根上倒了十几坛女儿红,老木的本尊树身兴奋地晃动了一整晚,叶子都抖掉大半,这会老木还心有余悸。杨五笑道:“瞧你那出息!不是唤你陪酒,七月还有二十里到家。晚饭你不必弄了,你做饭实在太素,交给七月,他带了食材。你去烧上药水给他洗澡。”老木眼睛发亮道:“少爷回来了?好好,我去准备。”说完便遁地而去。杨五喝了一口酒,感觉好生舒服,满意道:“真是好天气。”......二十里外,张七月满身风尘,抗着一只约十丈长的庞然大物,正一路疾奔。细眼看去,肩上所抗之物正是赤炼蟒,此时已然断气,因其身体太长,被张七月一路拖行。张七月虽样貌有些狼狈,眼神却分外清亮,脸上满是兴奋。此时他已疾行百十里,气息却依然稳定悠长。眼看临近药田,张七月兴奋长啸一声,脚下发力,身形再快上几分。穿过药田外守护阵法,便大喊:“老头子,我回来啦!”声音未毕,已至杨五身前,把大蟒蛇往地上一扔,得意说道:“如何,没想到吧,离一月之期,还有一半,我就回来了。有奖励没有?”杨五抬眼说道:“东西呢?”张七月手一闪,变出数个酒坛,笑道:“喏,‘仙猴醉’,整整十坛,准时超额完成任务,比你要的多出两倍有余,嘿嘿,除了‘藏星’这空间法器,你是不是再赏我点别的?”杨五看到这么多“仙猴醉”本来正眼发绿光,一听此言,神情顿时变得严肃无比:“为师平日怎样教你的?要尊师重道,就这几坛酒也和为师要好处,简直岂有此理。”张七月听言,“哦”了一声,抬手收起七坛酒,恭恭敬敬道:“师傅,徒儿幸不辱命,按时带回三坛‘仙猴醉’,其他的想必您老人家也用不到,徒儿这就拿去洗脚。”杨五斜眼看着张七月:“你这厮,‘藏星’价值几何,你还能不知?换这酒再多几倍也绰绰有余。”张七月严肃道:“师傅您曾教导我,幸福要靠自己的双手,想从您这儿领东西,就得靠劳动换取,还曾再三嘱咐徒儿要珍惜劳动成果。三坛‘仙猴醉’换‘藏星’是咱们之前说好的,另外的是我个人劳动成果,我得听从教导,好好珍惜啊。”杨五叹口气道:“算你有道理,拿出来吧,好处过会赏你,肯定不让你吃亏。”张七月喜笑颜开地把之前七坛‘仙猴醉’拿出,说道:“老头子,瞧你说的,咱们俩谁跟谁,拿去。”杨五拍开酒坛,一阵浓重酒香飘散而出,其中混有各种仙果灵草味道,令人神怡。杨五鼻头猛吸一口,赞叹道:“不错,至少十年陈,可谓极品。”杨五把酒封上,放在一边,说道:“说说过程。”张七月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笑道:“这故事还算精彩。我花了半天时间赶到‘猴山’,先试着硬闯一阵,猴子猴孙们倒还能对付,只是猴王实在厉害,我应付不来,只好逃跑......”张七月简明扼要,很快便将重点说完,“然后我一身猴粪,领着雄蟒一路跑回猴山,把蛇蛋往猴山上一扔,呵呵...后边就不用说了吧。”杨五啧啧道:“还算不错,老木在给你烧药水,去煮一下,省的你身上残留的‘猿粪’,熏到我的花花草草。”张七月笑嘻嘻道:“还是师傅疼我,也不枉我跑的一身伤给你打酒喝。这大蟒蛇用的上吧?”杨五道点头道:“你大老远拖回来,自是不能浪费。蛇胆泡酒,蛇肉炖汤,内丹我给你炼几个糖豆吃,蛇皮给老木织几条内裤。”张七月赞叹道:“师傅圣明。”杨五大手一挥,说道:“少拍马屁,洗澡去。”......张七月走到药房,老木早已把各种药材放入药桶,正在调试水温,张七月笑着打了个招呼,就开始脱衣服,只见身上遍布大小血痂,尤其背部一道宽厚青紫淤痕更是触目惊心。老木皱眉道:“少爷,这次伤的这么严重?”张七月笑道:“木叔,你当金丹期妖兽是开玩笑的?那大蟒蛇当时发狂,我只让它抽了一尾巴,已经够出色啦。”说罢跳入药桶,伤口接触药水,张七月身体不禁微颤,而后便觉得好生舒适,说道:“木叔,我一会就好。你先把那条大蟒蛇处理一下,一会我给你们煮汤喝,最近我不在,老头子怕是吃素都吃出内伤了吧。”老木窘道:“少爷,我实在不擅肉食,主人又不愿下厨,自然只能将就了。”张七月笑道:“谁叫老头他喜欢偷懒,自作自受。你就不该惯着他,让他自己吃草去。”老木说道:“老奴可不敢,少爷你先泡着,我去厨房准备一下。”便退了下去。张七月开始入定,专心吸收药水精华。一个时辰后,张七月跃出药桶,身上血痂尽落,皮肤光滑如初,背部瘀伤也变得极淡。顿时觉得浑身舒畅,穿上一套新衣,便走去厨房。老木正在处理蔬菜,见张七月进来,指着案头说道:“少爷,主人只留下这两块肉,其他部分他拿去处理了。”张七月不禁失笑:“恭喜啦,木叔,你马上有新衣服穿了。”然后不顾老木一脸的莫名奇妙,就开始忙活。刚煮上蛇肉,便收到杨五传音,张七月走到杨五房间说道:“老头子,喊我干嘛,我那边还做饭呢。”杨五指着桌上一碗药液说道:“这是答应你的奖励,喝了吧。”张七月眯了眯眼,走近碗前,仔细看了片刻,又细细闻了几下,然后掏出一根银针插入碗内。杨五无语道:“你这是作甚?”张七月拎出银针,认真看了看,说道:“老头,你上次给我喝的那杯‘乾坤无敌盖世天神酿’,让我拉了三天肚子,这次想让我在茅房住几天?”杨五白了张七月一眼:“这是那条赤炼蟒的精血,我辅以几味珍贵药材,能提高你的神识强度,最多有点腥苦,并无其它,你爱喝不喝。”张七月想了想,上次虽然没少跑茅厕,但那杯“天神酿”确实给自己地带来不少好处,只好叹了口气,端起碗一口喝尽。喝完没多久,就觉得脑内轰然炸开,浑身通红,瞬间汗如雨下,赶紧坐下运行功法。杨五在一旁悠然喝酒,仿佛没有看到。张七月身如抖糠,足足半个时辰,才稳定下来。杨五说道:“如何,这碗‘狂蛇酿’不错吧?”张七月擦擦汗,说道:“凑合,不如‘天神酿’有感觉,再加点酱油和芥末才合我口味。”“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杨五笑骂道:“回厨房做饭去。”张七月揉着还在发痛的脑袋,有点担心副作用,说道:“老头,我那边饭还没做完呢,不会猝死在灶台边吧。万一我舀汤的时候羊角风发作,吐到锅里也不好吧。”杨五往张七月脑袋上拍了一记,说道:“少胡说八道,喝‘天神酿’的时候,你那身体跟废柴也没多少差别,现在你什么修为,这能相提并论?”张七月点点头,揖手行了一礼,说道:“末将领命。这就为您老备好晚膳。”说罢便跑回厨房。杨五继续喝了一杯,自言自语道:“十年了,该教的都教了,也差不多了。”......肉质里的灵气仍未散去,蛇肉还算新鲜,辅以几种灵草灵果,加之张七月经年累月练就的厨艺,蛇羹出锅后甚是美味。即便老木这平日不甚用膳的树妖,都不禁喝了两碗。杨五和张七月更是大快朵颐。杨五喝完一碗蛇羹后,叹道:“真是不错,只可惜这肉汤也就吃这一次,其他蛇肉放至明日,灵气就散个七七八八,无甚滋味。”张七月嚼着蛇肉说道:“老头,你要喜欢,我再帮你抓几条回来。”杨五摇头说道:“吃饭于我,也就吃个味道。那些妖兽生长不易,又未为害一方,何必伤它们性命。”张七月点头,说道:“这倒是,你若真想吃,这几百里内的妖兽早绝种了。我可不像你,还做不到完全辟谷,所以我可不客气。”说完又夹起一块蛇肉,大口咀嚼。杨五放下碗,走至门口处,望着静谧夜空,默然不语。张七月奇怪说道:“老头,今天怎么换风格了,这是要感悟人生?”杨五悠悠说道:“七月啊,你也不小了,该出去转转了。”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狂奔的白菜
“即是,即!快与我出!”
影西斜
唐佳柔闻忽举了头来,其无误也,竟令自行议定待何,
鱼龙惊蛰
“柳晴,吾知君好小西,可知汝为汝去,我是小西之母矣,
雨辰宇
“彼亦曰当为汝久,使君徐之去受,渐之以消,然而,其不欲等久,
道主沉浮
风气之冲,以转飞去,不受制之沸数公梁,再猛撞在别一方以远其横
任亮
祁司钰摸鼻不语。
相位行者
当其久开心之具而食,又遇了阮秋灵。
云佛
天马族少言多,苏宇不省,直视知玉。
九尘空
李诗月致电来骂我了……我不甘示弱,与其痛之说矣。然后,
汣忻
此妞儿想自负花容月貌,至如此骄,我亦不截其指。”因以手向苦陀一指,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