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一卷封魔之路第三章抉择

    第一卷封魔之路第三章抉择

    作者:山茶不泡水

    人气:88506

    时间:2021-06-15

    “麟儿,我们去找那些不关心咱们母子俩的臭男人算账去!”封铃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来到大堂,一路上只见下人们摆出一副悲痛模样问他们也不肯说什么。此时城主府大堂内一片死静,堂上四周挂满白布,大堂灵台上摆着五个檀木灵牌位,上面写着的赫然是封家五子之名,台下一头白发的封老城主和司马乘风静默坐着,看见封铃走进来也还是一言不发,一声不吭。“这,…,这不是真的,不可能!大哥,二哥,…,小弟…”封铃一脸难以置信,说话都有点哽咽,语无伦次了,“父亲,这不是真的对不对?这是不是顽皮的小弟想出来捉弄人的鬼把戏?父亲们你们也陪他一起胡闹!”“铃儿,振作点,这是真的,大哥他们都已经…”“不,这不是真的!大哥,二哥,…,小弟,你们就别闹了行不行?”封铃还抱着孩子,双腿瘫软坐在了地上,把孩子弄得哇哇直哭。此时她多羡慕这小子想哭就哭,眼泪说来就来,而自己除了眼眶浸湿,微微发红之外,连流泪都不会了,悲痛到了极致已是欲哭无泪。“振作点,小铃儿,眼泪改变不了什么,你的兄长弟弟们是为了守护流云城而牺牲的,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不要用懦弱的眼泪来玷污了这份属于他们的荣耀。收起眼泪,让我们欢送他们最后一场,”封晟从封铃手中抱过这个刚出生的小外孙,粉嫩粉嫩胖嘟嘟的让人忍不住亲上两口,“你看,这小子多可爱!”小生命的诞生或许是今天诸多噩耗之外封晟听到唯一喜讯。“外,…,外公…”小家伙咿呀咿呀张口就来这么几个字。天啊,这还是刚出生不过几个时辰的小孩子吗?就算先知先觉,妖孽过人也没有这般厉害吧。封晟欣慰地一把紧紧抱住这小家伙,“好聪明的小家伙,日后你定能成为人中之龙,外公就给你取个名,你看好不好。龙?就取名为玉龙如何,司马玉龙,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人中之龙!”说着从腰间取出一巴掌大的玉龙佩饰出来给这小家伙玩耍,小家伙看起来也很是满意这个名字,点头露出甜甜的笑容。“司马玉龙?好名字,谢岳父赐名。”大堂之中倒也因这小家伙的到来而增添一丝喜色,冲淡厚重的阴霾。逝者已矣,生者尤在,不念过去,只求今时今日之欢愉。“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封铃将神识扩散出去探查一番,可得到的只有破败,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和无助与绝望,这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怎么会在片刻之间就将繁华流云变成这副模样?司马乘风将事情来龙去脉详细跟她说了一遍,这是天灾还是人祸?不管为何,封铃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结果,自己同父同母血浓于水的五个兄弟眨眼之间就不在了,尤其是最小的一位弟弟,他才刚年二十又五,正值青春年华,雄姿英发,可却…就在众人恸哭之际,封印着邪宝的雷神之剑的剑柄正一点点破碎开来,一丝邪魂祟念从缝隙之中泄露出来。这雷神之剑可是用一种极为宝贵的仙金打造而成,材质极为坚韧难以破坏,这也是当时封老选择将邪宝封印于其中的原因,心里想着就算这雷神之剑不能将它永生永世封印住也能够支撑到寻得办法将其毁灭之时,可没想到这么短时间邪宝就将雷神之剑侵蚀一空,封印之力难以为继。“邪宝要破封而出了,乘风你快带铃儿和玉龙走,先离开这!”封老一面拼命压制邪宝不让他破开封印一面催促道。“快走吧,铃儿!”司马乘风拉着封铃手劝其赶紧离去,“我们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只会徒增岳父大人麻烦而已…”“我不走,我也是封家儿女,大难临头之际我做不出自己一人苟且偷生之事来!”封铃怀中还抱着幼子,手臂推搡开司马乘风,看着怀中的孩子,心生一计,“父亲,我有办法解决掉这个邪物——既然无法直接消灭这邪宝,不如用禁术将它同玉龙生命连接在一起,同生共死,借玉龙之手,杀了玉龙就能彻底杀了它!”封铃想到的这门禁术是,将两人生命链接在一起,到时候生命同邪灵连接上的司马玉龙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成了另一个邪灵,只要趁着孩子毫无反抗之力将他杀了就能轻而易举将邪灵一同消灭,使用这种禁术的一个很大前提是被接受进行生命链接之人不能进行抵抗,否则很难成功,施术者也将遭到极大反噬,甚至身死。而这些条件玉龙都正好符合,只要付诸实践即可。这封铃还真是个狠心的母亲,孝顺的女儿!“这…”司马乘风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也是他的骨肉,他的第一个孩子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又有谁那般心狠对自己的孩儿做出这般残忍之事?“够了,不要再说了。玉龙是我的外孙儿,只要有我在,我看谁敢把他怎么样!”封铃的提议听起来不错,很有可行性到却被封晟毫不犹豫严词打断,往日温和形象不再,有了一丝怒意,他是真的怒了,有人竟敢打他外孙儿的注意,哪怕是这人是他的亲生父母也不行!“那父亲就请让我来吧,把我同这邪灵生命链接在一起,再杀…”封铃说道,却被封老扇了一耳光子过去。“我说够了,难道你还听不懂吗!玉龙是我外孙,你,更是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就绝不允许你们之中任何一人出事!”此时雷神之剑已差不多彻底破裂开来,塔尖已露了出来,离邪灵破封而出之时已不多了。不曾多想,封晟直接将乾坤魔塔露出的塔尖插入自己胸口。这也是得到封铃的提醒,以自身为载体容器将邪宝封印于丹田之中,只是这样做比封铃提出的禁术风险更大,危险性更高——自己做了封印容器,一旦封印之力消除那自己就是直接身死道消,再无半点回旋的可能。而且从这邪宝的威力来看他的封印绝不会支撑得太久,最多不超过三年,这还是封晟已是天武境强者自身体魄、体内真元足以暂时稳固封印不被邪宝冲破,若是换成境界较低的恐怕还没封印住身体就已经爆炸了,这绝对是拉弓没有回头路了的!邪宝若是再次破封而出自己又不在了的话,天下恐怕都将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彻底沉沦!还有谁能救得了这芸芸众生?口念咒语,封老便将雷神之剑封印入自己体内,“血肉为皿,诸神加印;心罗斥印,锁连同生;神魂不灭,桎梏永存!血刹封印之术!”这套封印术是封晟在他封家所传的封印之术基础之上加入一些自己炼器感悟所开发出来的,虽然封印效果很好,但以人体为封印载体,将某些东西封印于其中这种做法有违人道,剥夺了他人的未来,封印术完成之后也没真正使用过,他便将这列为禁术,自己以及他人都不得学习使用。没想到今天自己竟打破这个规矩,而且还是将术用在了自己身上。“可恶,竟然使出这种卑劣手段!那好,就看是你能将我彻底封印还是我把你同化,变成乾坤魔塔的一部分,到时候你就会成为我的一具身外化身,借你的手毁灭这个世界,让你亲手杀死你所爱的人和守护的一切!”将邪宝封印于自己体内,封老心里传来邪灵的呐喊也是一清二楚,他并没有理会什么,疲惫不堪坐了下来,从火速赶回流云,再到与邪灵大战,最后封印邪灵,从未得到片刻歇息,早就心衰力竭。“父亲…”封家五子去世,又封印邪宝于自身,封铃看着满头白发的父亲着实心疼,安慰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她年幼丧母,是父亲一人拉扯自己长大,在她的记忆之中,父亲大人就是顶天立地的硬汉,似乎就没有什么他不能解决之事,可看着现在的父亲,却能感到一股沧桑,恍若隔世。今年封晟才七百有余,若是凡人这般岁数恐怕是早已化为一抔黄土了,可对于拥有漫长寿元,动辄以千万年计算的修士而言,七百多岁也实在是年轻,尤其是封老这种已踏入天武境之人,寿元之长都要以十万年为单位计算,身体衰老的速度十分缓慢,哪有他现在这副年老色衰之样。“好了,没事了。邪宝封印于我的体内暂时不会出什么大事,你放心好了,反正我也老了,就让我这老头子做点什么发挥余热,也算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吧!”“可是…”“好了,我也累了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封老没让她再说些什么自己回房休息去了,让李将军和乘风他们去处理城中救灾事宜。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酒酒酒纪
    魅影狭长潋滟之凤眸中闪着一异之情。
    黑袍雷斯林
    海老公曰:“在上书房偷书,手足得检,使人见也,
    新丰
    其大意者付之通,“汝济吾母。”
    棉衣卫
    顾郗辰手楼住其腰:“亦谓。
    子稚字稚子
    “我问温泽阳看能借二三万。”吴悠悠听说吴苗苗,亦愿助其,尚可得二三万。
    羊肖
    此唐兵坐,不过以致其胜感耳。
    真任泉泉
    其衣甚清且帅气之骑载,右半边脸着半张面,左面肌肤白皙,鼻梁高凉,
    我才懒得写呢
    倚其怀:“今夕之星多好亮兮!”
    闫三公子
    “我可定,其始哭之梨花带雨,谓觉有人欲害之者。”
    七十二光年
    然,而不意,是时边者一径上,忽冲出一辆大车。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