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三章姐姐

第三章姐姐

作者:子稚字稚子

人气:14652

时间:2021-06-19

“这是什么?”阿暖发现自己现在身处于一个如同梦幻的世界之中,但这并不是美好温暖的世界。天空是黑红黑红的,时不时还会有着闷闷作响的惊雷之声,大地是一片焦土,袒露着自己破败不堪的胸膛,是在显示着自己的无尽的伤痕。阿暖耳边有着风吹过的声音,然阿暖的心在告诉阿暖,这是大地的悲鸣,大地在祈祷,在诉说。阿暖说不出话,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说出什么。悲伤缭绕在心间,只有一种感觉,想哭!但阿暖却又哭不出来。“暖丫头,暖丫头。”“快醒醒。”阿暖睁开眼睛看到了王婶,李婶等村子里面的人,阿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暖丫头,怎么呢?你没事吧,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婶儿,我没事儿,刚才做了个噩梦。哎,婶儿,我带回来的那个人呢?”阿暖笑着回答。既然是梦,阿暖自然没有放在心上。说起来这也是阿暖近些年来第一次做噩梦了。之前也还是爹娘出事的时候,今天倒不知道因为什么。“在外面呢,这人看起来可奇怪了,好像还不会说话。”阿暖一出门就看到那个被她捡回来的男子坐在石头上面。男子低着头看着自己双手,手掌一会儿握起,一会儿松开,然后如此反复,玩的不亦乐乎,看起来像是一个傻子。走过来的阿暖将男子的注意力由他的手转向了她。走过来的阿暖蹲了下来,看着男子轻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男子看着阿暖的眼睛,没有说话,就是看着阿暖,似乎是认出来了阿暖是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人。阿暖也看向男子的眼睛,与在溪边第一眼看起来,男子的眼睛里面有了“神韵”,整个人看起来有了精气神。男子的眼睛看起来很漂亮,漂亮的没有瑕疵;很单纯,单纯的看不出任何的杂质。男子给阿暖的感觉就像是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不知道的单纯的婴儿。男子盯着阿暖,阿暖盯着男子。奇怪的是阿暖并没有感觉到害羞,男子的眼神就是一个婴儿的眼神,不但如此,阿暖总能从男子身上感觉到一种非常舒适,熟悉之中又带着陌生的感觉。一会儿过后,阿暖站了起来,向身后走去,然而男子也站了起来跟在阿暖的身后。阿暖停,他也停,阿暖走,他也走。几次三番都是这样,男子不会说又听不懂,阿暖只好让其跟着了。村里面王叔王婶儿,李叔李婶儿等,问道:“暖丫头,你打算怎么办?”阿暖回道:“我准备让他跟着我,我来照顾他吧,毕竟是我捡回来的。”“这,这,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会不会不是很方便?”“没事的,他看起来就跟个刚出生的小孩一样,连话都不会说。”里面的人也不好再劝,阿暖很早的时候就失去爹娘,长这么大也是阿暖的独立坚强。暖丫头认定的事情几头牛都拉不回来村里面人都知道,不过暖丫头从来没有让村里面的人失望过。村里面的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都知道暖丫头是个懂事的好姑娘。就这样男子跟在阿暖了身后。“哟,妮子,怎么这么晚回来啊,这身后的人又是?”文老头坐在躺椅上眯着老眼一副休闲自得的神情看着回来的阿暖,疑惑地问道。阿暖笑着说道:“文爷爷,出了点事,这个是我从山上捡回来的,见到他不会说话就带回来了。”文老头一下子做了起来,穿着破鞋小跑了过来,仔细地看了看男子,一会儿这里摸一摸,那里摸一摸。阿暖好奇问道:“文爷爷,你这是在干什么?”“没事,没事,是人类。”文老头笑呵呵地说道。“什么人类不人类的,文爷爷你在说什么呢?”“没什么。”文老头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文爷爷就是爱故弄玄虚。”阿暖有些不乐意,撅起小嘴巴。文老头不仅不买账而且还加重语气带着些责备说道:“你这丫头真是胆子忒大,以后不要随便把什么人都往家里带。”“知道了,文爷爷。”阿暖依旧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你啊,你,快回去吧。这天不早了。”“那我们走了,文爷爷明天见。”阿暖边走边说还在一边摇手,男子看着阿暖的动作,也在一边举起一只手摇了起来。阿暖看到男子的动作笑了起来,男子看到阿暖笑自己嘴巴咧了咧,不知道是不是在笑。…………时间过得很快,阿暖知道男子只是不会说话并不是不能说话。阿暖从文老头哪里接了不少的书,就是为了教男子认字说话,男子学习的很快,现在一些基本的日常用语男子都会了,然而现在最难的一点就是内心活动有关情感阿暖还是束手无策,因为这些东西阿暖知道的也不多,而且还需要长时间的生活经验来积累的。男子没有名字,阿暖给男子取了一个名字叫“阿纯”,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但是阿暖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反正男子给阿暖的感觉就是很单纯,很纯洁的感觉。“为什么我要叫你姐姐?”“因为我比你大,所以你要叫我姐姐。”“可是我比你高啊。”阿暖被阿纯问的有点无话可说,阿暖就开始自己女子的天性。“我就是你姐姐,你就要叫我姐姐,怎么,现在不听我的话了?”阿暖眼睛一瞪,看着阿纯。“没有,姐姐,没有。”“去,把药筐给我拿过来,我们上山采药。”“好的。”阿纯小跑过去,拿了两个药筐。然而路上药筐都是阿纯在拿着,阿暖仍是蹦蹦跳跳,嗅花香,听鸟语,哼着歌。两人途径小溪,阿暖转头手指着小溪旁问阿纯,“阿纯,这里你还记得吗?”阿纯点点头,说道:“记得,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姐姐的地方。”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壹繁
“若其敢谓汝不好,自有祖为茵茵训之!”
凤宇琦
黑衣者面料染湿贴在身上,曲线毕露,直是狈极。
风无痕
溅溅,到底是何事”夜千然敛之问。
王老实种花
吴悠悠何觉温泽阳此故也:“轻轻,那……不,不用也,汝有何?”
革命咖啡
爹爹明出挑矣其,而外则起为之食。院门鸣也,娘去开门,
公子鸣鹿
固未为何,但去吃了顿饭而已,而其初则曰其为已婚身矣。
寻道溯源
其妹不知何人放在他家门之小褓。母大寂寞,即以女留其养也。
小凡134
倘能于汝友之前食几句,则曰我已知错了……汝当助我!,此次之事,
莫愁前路
终,今者之,在易后那墨尘之手握。张易之求,则墨尘也,林万红不敢有异议。
不吓人
加此世界,但有生被他劈死,乃可相寻补劫量。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