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三章紧急会议

    第三章紧急会议

    作者:东方龑

    人气:40095

    时间:2021-06-18

    2016年1月17日对应的是2015年的腊月初八,早上8点29分,东宸市公安局办公大楼9楼会议厅内异常的安静,窗外落雪的沙沙声传到了会议室。这个市公安局最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等待开会的人,约有百人。会场里气氛凝重,虽然看起来安静,但听起来却有些嘈杂。有一个人在缓慢的踱步,只有他在制造声音,他的踱步声和沙沙落雪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很不协调,也让会议室里等待开会的人感到异常的不安。会议内容是什么?会议性质是什么?……参会的大多数人都在安静的猜测。这个踱步躁动的人就是东宸市公安局局长钱枫,他那匀称的身材配合白衬衣格外显眼,还有一年多他就要退休了,但他那向上的精神状态、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及平头的发型倒塑造出了一个三十几岁小伙子的样子,也许他不是一个“混日子”的人。照常理分析,他作为一名久经战场、处警无数的老警察不应该这么焦躁不安呀,何况还是在有这么多人的会场里呢?钱枫的不平静是有原因的,他的心头有一个犹如“泰山压顶”的事儿压着,让他不能平静。这两天市公安局110接警中心接连接到几起奇怪的报案,出警后初步勘察研判有可能涉及人命,或许是涉及多条人命的命案!在我们国家,命案都是大案,且有规定“命案必破”!这让钱枫局长很不安。由于案情重大,上级要求不能引起恐慌,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暂时保密,控制好知情范围,所以会议室内等待开会的大多数人是不知道案情的。非常奇怪,这几起报案都无侦查线索,一时间办案人员无法理出头绪,无从下手。钱枫局长非常担心,若他们初步的研判属实、成真,后果不堪设想,这个案件可能引起市民恐慌,不但影响市民过年,还有可能成为年前年后的国内、国际新闻,因为现在的网络、网络自媒体等太发达了,所以局长越想越不安。腊月初七,东宸市启动了“迎新春安全大排查”行动,因为要排查地下管网,水、电、气、通讯等管网系统的工人组成了联合排查队,对地下管网一一进行排查。排查过程中,他们在市城乡结合部的6个不同的窨井中发现了24个装有疑似尸块的袋子,工人们纷纷了报警。昨天市公安局将情况分别向东宸市市长龚升龙、省公安厅厅长司马楠做了案情汇报,因为暂未能查实,省公安厅暂时没有向公安部汇报,但市长和公安厅领导均要求24小时内(截止到初八晚上8点钟)查明是否是命案,并汇报。这就是钱枫焦躁不安的原因。会议还有几分钟开始,姚振华看了看会议室桌上的桌牌,发现竟然有两位省公安厅领导的桌牌,一位是省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方剑,一位是助理崔铭达,但是二人还都未就坐,他一点也不知道案情,所以他心里念到这个会议有些不一般呀。市局初七晚上接到命令(24小时内查明案情)后,连夜下发通知给各分局、县局,通知初八(2016年1月17日)早8点30分开会,并要求各分局、县局局长和刑侦队长参会。钱枫看了一下表,又扫视了一遍会场,目光停留在了最后排,问道:“小王,投影仪、话筒都能用了吗?”“能用了,局长。”后勤技术科科员王明认真地回答。8点29分,在市局副局长王耀明的引导下,省厅领导到了会场,二人分别与钱枫局长行握手礼后就坐。钱枫没有走基本程序,而是直奔主题。他说道:“同志们,今天在省厅领导的指导下,市局开一个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研判抛尸块案。”“会议纪律:会议所有内容保密。”“首先由市刑侦支队支队长米褒扬向大家通报案情,然后大家分组讨论研判。褒扬,开始吧。”“好。”米褒扬回答后,又按了按激光笔,说道:“小王,请播放案件视频、图片材料,同志们请看大幕屏。”小王依次播放了6个分别为ABCDEF的地点和对应24个袋子的视频、图片,除了相同的黑色袋子和没有任何标志的尸块,其它没有任何发现。米褒扬又解释了一遍:“尸块没有能辨识的信息,24个袋子全是一模一样的黑色,且没有任何标识。”米褒扬用激光笔指着屏幕上的照片说道:“这6个地方分别都发现了4个装有尸块的黑色袋子,很有一致性都是4个一模一样的袋子,一共24个袋子,袋子都是很普通的黑色,无标识、无编号、也无生产厂家信息。经法医、技术人员判断,每个地方的尸块可能只属于一个人,因为DNA鉴定报告还没有出来,所以不能认定就属于一个人。但推测应该分别属于6个人的尸体,因为法医将每一个地方的尸块进行拼接,大概都拼出来了一个尸体,但不完整。有6个头颅,躯干和四肢或多或少都有残缺,可以确定5个尸体是女性,还有一个暂时不能确定,但疑似也是女性。根据尸体特征判断,6死者年龄在18岁到35岁之间。所有的袋子里只装有尸块,无其他任何东西,因此死者身份暂时无法查明。”钱枫插话道:“这个问题,我说明一下。因为还未能查明案情,暂时无法对案件定性,又担心引起市民恐慌,侦查中暂时未公开依靠群众,基本是处于内部和点穴式调查阶段,对报案的那些工人也都做了保密要求。这个案子暂时还不能公开侦查,也不能公开案情,大家都明白吧?”“明白。”参会人员均答道。米褒扬接着说:“因为多数尸块有被煮过的痕迹,加上冬季和窨井的特殊环境,对尸体的死亡时间判断没能够太具体,6死者的大概死亡时间都在三个月内,当然有远有近。”“以上是现在掌握的所有材料,完毕。”钱枫说道:“好。我谈一下针对上述情况引申出来的几个问题:案子的性质,是否属于命案;既要在今天晚上8点前查清楚性质,又不能引起市民的恐慌,所以侦查时不能声张、秘密地进行,时间紧、任务重,可使用的有效侦查方法多数都不能使用,我们今天必须在这样的矛盾中完成任务;若案子是命案,侦查方法、方向、范围等问题要确定;到目前为止,本市及周边市县4个月内均未收到相关年龄段女性失踪的报案,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什么没有相关联的失踪报案?”“可能还有问题没有提炼出来,我会结合会议分析讨论的情况再总结。综合本案掌握的信息资料、物证等,我本人判断这就是个刑事案件,而且作案人穷凶极恶、灭绝人性,极有可能继续作案。”钱枫迅速喝了口茶水,说道:“我作出以上判断有三个原因,第一是抛尸地点都是城乡结合部,且附近没有监控摄像设备,可见作案人有反侦查意识;第二是我国对尸体管理的法律、法规等规定相当严格,还有丧葬风俗因素拘束,在三个月内能搞到6具尸体,没人能办到,且初查了本市及附近市、区、县的医学院、火葬场、太平间,均无丢失或转出相似尸体的记录,证明尸块来源大概率是由于死者非正常死亡而获得,死者死亡原因大概率是他杀;第三是死者被分尸,尸块被抛弃在隐蔽的地方,且尸块大多数有被煮过的特征,作案人的故意性、目的性明显,若不是为了掩盖罪行,何必这么做?”“同志们,我希望你们有与我不同的想法和思路,或者有问题也行,大家要积极发言,共同推动快速查清案情。”钱枫话毕,用目光扫视了会场一周。会场鸦雀无声,不是大家不想说,而是都清楚参会的人都是刑侦系统的行家里手,钱局长的研判与自己推测又基本一致,手上也没有物证、卷宗等资料,只有刚才播放的现场视频和照片,担心言多有失、马失前蹄。参会的局长们都稳得住,队长们更不敢在领导之前冒泡了。等了十几秒钟,会场依然鸦雀无声。“钱局,我同意您的判断。”方剑作为刑侦总队长提前发言,或许是为了化解会场的尴尬气氛,也或许是真的着急了,距离向领导汇报工作只有11个小时了。“都同意我的看法?”钱枫问道。“同意我看法的同志请举手。”会场所有人都举了手。“都举手也不能解决问题呀,我们办案是要讲证据的,我能拿推测、研判的结论去汇报吗?”钱枫有些生气了,这时候他需要有人能给他一把钥匙,一把能打开案件突破口的钥匙,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好呀,但是没有。“既然大家都认为是命案,我们就暂时不讨论案件的性质问题了。下面我们分组讨论,省厅二位领导和市局的同志为一组,区县的同志为一组,讨论如何能在11个小时内侦查清楚案件的性质,具体思路,可行性方式方法等,还要注意侦查过程中不能引起市民的恐慌。讨论十分钟,开始!”钱枫说完,快速喝了口茶水,立即与方剑开始谈论了起来。趁此机会,姚振华跟郑毅打了个要去厕所的招呼,出去了。其实,他是以上厕所为幌子打电话去了,速度地一共打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打给了他的妈妈李素芬的,因为到十八里派出所工作,他有一个多月没有在家里住了,告诉妈妈自己回来工作了,让妈妈准备一下,以后要在家里住了。第二个电话是打给上官可可的,不是他要找上官可可,而是他要给实习同学有华安排工作,因为没有她的电话号码,所以打给了上官可可。上官可可接到电话,得知不是找自己的,虽收敛了小激动,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姚振华在电话中告诉有华,下午十八里派出所民警刘岩来接她,让他们带两个协警一起去蹲点,守株待兔,还要找上官可可要“警察八件套”、警队通讯录和刘岩的电话号码。第三个电话是打给刘岩的,让他下午去刑警队找上官可可接一个实习同学,晚饭后一起回十八里镇去蹲守,还要带着协警“大牛、二牛”。最后嘱咐了刘岩一句“有情况先联系,增援到了再抓捕”。电话完毕,过了六分钟,姚振华匆匆回到会议室,刚要坐下。“姚振华!一会儿你代表你们组发言,希望你能告诉我你们组讨论出来的办法!”因为谈论声音很多,钱枫的声音更大,立刻压制住了所有嘈杂的声音,会场一下安静了,盯着姚振华和钱枫看,都认为姚振华今天撞到“钉子”了。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郑毅拍了拍姚振华的腿,没有说话。他了解姚振华,知道他肯定是有事才借故出去的。他不担心姚振华的专业能力,只是担心他是刚回来工作,心情是否真的好了些,是否能集中精力分析、研判案件,小组能否谈论出有效的可行性方案……。“继续讨论三分钟。”钱枫话毕,会场立即结束了安静,又热火朝天的谈论了起来。被市公安局长当众点了名,常人都会认为是“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但姚振华非但没有这样的感受,他反而全身像过了电一样,神经系统都被调动起来了,像是瞬间打通了任督二脉,一切都能超长运转了,特别是心智,有些已升华的感觉。他自从妻女因交通事故去世后,整个人是生无意义、死也无恋的状态,特别是听到噩耗之后的那些日子,眼睛看什么都是昏的,连太阳都是黄色的,躯体无心智,生不如死。后来,分局领导实在不忍心看他那么痛苦,觉得他也无法正常工作,就让他以指导员的身份去十八里派出所挂职去了,其实是为了让他换个环境,放松下来,散散心,望他能早日走出人生的低谷。姚振华被点醒了,瞬间集中了精力,整个人都钻进了尸块案中,身临其境地研判案情去了。以至于会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听不进耳朵,看不进眼里。两个组谈论之后,都拿出了应急方案,钱枫看后双手抱着脑袋现难受状。因为两个组给出的谈论结论中,无论分析的案情还是侦查的方案都几乎是一样的。哎,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呀。两组讨论的结论大概是这样的:案子的性质,基本可以确定是命案。11个小时内的侦查思路:第一,通过抛尸现场附近的监控倒查抛尸人,可能找到第一作案现场,进而可能抓获作案人;第二,抓紧物证检测,尽量在抛尸袋上提取出来指纹或者生物检材,然后进行比对;第三,发动网格民警,对可能的场所进行排查,再一并调查失踪人口;第四,调取从六个抛石现场到市区方向所有公共交通工具3个月内的监控录像,针对提黑色塑料袋的人,进行图像检索;第五,让法医尽快找出死亡原因,分尸工具类型等。钱枫看完后,极度失望,痛苦抱头。两个组给出的查清楚性质的方法有两个问题:一是执行周期太长;二是容易引起市民恐慌。矛盾的对立面,一面要短时间内侦查清楚案件性质,另一面又要求只能小范围、秘密地侦查,确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师傅囝
    姐,配果汁者食下。配白酒,吾以是越吃越不食之。李盼儿亦视钱迷云。
    中下马笃
    词气不疾不徐,而言者烈,皇帝龙颜大悦,“高卿为朝廷之士,
    我才懒得写呢
    “善矣,汝无聊而网上搜搜之,视尔欲何。”吴悠悠遂。
    心堂
    是纪棠也,全不知所为矣何误也,使宋屿墨抱之深者误?
    落笔成画
    陆钧霆默俄而曰:“若坦然而况我离,换句话说,你要真觉我是离,
    码字柯
    譬如一盆冷水,兜头浇矣,薄云深心忽一凉。
    荒诞的路
    在顾允之眼,何灿犹是在其服店之一小员工。
    千鸟本尊
    安太太便与惠姊妹亦熟矣。其出京时,惠文姊妹皆九年矣,何性皆定矣。
    冰糖桔子
    张无忌曰:“好蛛儿,汝脱归来,我皆喜紧。子静之坐,与我言此番免之经。
    夏圣歌
    “母,你放心!,同是人矣,不有事者。勿忧吾事矣。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