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正文第三章罗国之皇

    正文第三章罗国之皇

    作者:默名

    人气:54945

    时间:2021-06-14

    “林太医,皇上病情如何?”燕皇后看着正在为皇上把脉的林太医问道。“回禀皇后,陛下并无大碍,只是陛下近日操劳过度,导致身心虚弱,待会我为陛下开几副补药,熬汤给陛下服下便可。”林太医一边回复着皇后,一边退去一旁写下药单呈交给皇后。“按照此药单,熬汤给陛下服下,一日两次三日便可复原。”“有劳林太医了。你先退下吧!”皇后一边示意宫女珠儿接过药单,一边对林太医道。“那微臣便下退下了。”林太医对皇后行礼告退。皇后看着床上躺着的皇上摆了摆手似在回应。再看看床上昏迷的皇上,显然就是从悬崖上跳下来进入虚幻界的罗浩然,而先前所穿的灰白色睡衣已经变成了古装式的黄色中衣。“珠儿,按照药单去抓药熬成汤送过来。”皇后对一旁的宫女吩咐道。“是!皇后娘娘。”听到皇后的吩咐珠儿急忙去准备药汤。皇后则守在床边照看着昏迷的罗浩然,眼中满是关心。“皇上,你醒了;林太医说你最近太过操劳应该多休息下,别乱动。”皇后看见这时候醒过来想要起来的皇上,赶紧阻止让罗浩然躺下又把被子盖好。“最近国事多了又至关重要,朕也只好一件一件亲自处理。没想到又要劳烦皇后照顾了。”罗浩然拉着皇后的手,有些无奈又略带关心的话语。可以看出,从悬崖上跳下进入这道虚幻界的考验中罗浩然被抹去了真实的记忆,以罗国皇上的身份进入考验,而要想通过考验,他就必须要唤醒过去真实的自己,然后找到出口通过考验进入下道考验或地心世界。“照顾皇上,本来就是臣妾份内之事;皇上又何必说什么劳烦二字呢!”似乎对于罗浩然所说的不满意,皇后有些不愉的说着。“回禀娘娘,药汤已经熬好。”这时珠儿端着熬好的药汤来到近前。“给我吧!你先下去吧!”皇后走过来接下药汤又对宫女珠儿说。“是!皇后娘娘。”行完礼珠儿便退下了。“皇上,来趁热把药喝了。”皇后一边试试药烫不烫,一边对罗浩然说。罗浩然勉强支起双手,把被靠在床头。“皇上靠着便是,不用再动,让臣妾来喂皇上就好”看着罗浩然伸出双手想要把药接过去自己喝,皇后便又对他说。对此罗浩然只好收起双手作罢。就这样,皇后一边喂罗浩然喝药汤,一边和他说着笑着。“还是皇后周到又贴心。”罗浩然看着面前为自己喝药的的皇后笑着说。他此刻并不知道,曾经他也这样说赵欣灵。对此皇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笑着似乎很满意的样子。依旧一边吹着药汤,随后一勺一勺的喂着罗浩然。“父皇!母后!陪我和皇兄去玩捉迷藏好不好嘛!”就在罗浩然喝玩汤药时,两个五六岁大精致又可爱的孩子跑了进来,其中那个小女孩摇着皇后的手臂撒娇着说。“灵儿,你怎么又调皮了?你父皇现在身体虚弱,怎么能陪你们去玩耍!”皇后看着调皮的罗灵儿即无奈又不满的训斥。“父皇!”罗灵儿放下皇后的手臂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叫到罗浩然。“皇上,你不能总是宠着她;看把她宠的,你现在身体虚,需要多休息。”看着想要起身的罗浩然,皇后一边阻止一边指责皇上。罗浩然也很无奈,看向罗灵儿时好像是在说“你看不怪父皇,是你母后太凶了。”“龙儿,带着你妹妹出去玩去,别来打扰你父皇了,你父皇需要多休息!”皇后对站在一旁乖巧的罗龙说。“是!母后”罗龙很听话的回应皇后。接着又拉着罗灵儿的手道“灵儿,走我们出去玩吧!不要打扰父皇休息。”“哼!”罗灵儿噘起小嘴不知道是对皇后不满呢,还是对拉她的皇兄不满。看着他们两个远去的背影,皇后仿佛也陷入了小时候和罗浩然一起玩耍的样子。不自觉的浮现出微笑。“皇后在笑什么?”罗浩然看着皇后望着罗灵儿和罗龙远去的身影微笑着便问皇后。“没什么。只是看着灵儿和龙儿的身影,便想起小时候和皇上一起玩耍的样子。”皇后摇了摇头好像在退出过去的回忆,回应着罗浩然。“是啊!那时候你可比灵儿调皮多了,总是让朕帮忙背黑锅!”罗浩然也一面回忆一面趣笑着皇后说。“哼!”皇后也不好辩解,只好噘起嘴表示不满;“哈哈!还不让人说了。”那可爱的样子惹的罗浩然大笑起来。“时光过的真快啊,一晃十几载便过去了!我当上了皇上,你也当上了皇后。”随后罗浩然便感慨的说着。“是啊!时光过的真快!”皇后也附和着。“记得以前先皇曾教导我说:'为君之道,亦是为人之道;要想做一个深受大家喜爱敬重的人,就必须要懂的为人之道,做好一个人;而要想做一个深受臣子拥戴、群民爱戴的君王,就必须要懂的为君之道,做好一个君王'。”罗浩然想起以前便又回忆道。“皇后,朕心里总觉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朕去做,可是朕又不记得是什么事!”罗浩然疑惑的看着皇后说。“可能是皇上你最近太过操劳,思绪紊乱。别想太多了,皇上要注意身体,多休息休息。”皇后一边给罗浩然整理好被子一边为罗浩然解惑道。“也许是吧!以前不知道为君的难,总觉得万人之上很辉煌;现在当了皇上,才知道为君者的难啊!”罗浩然拍着皇后的手慢慢的闭上眼睛说着,随后在皇后的陪伴下进入了梦乡。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ColdJT
    “未欲早为母之不善。”阮冰月满。
    光影斑驳
    做得好,后此吾传家菜亦曾氏之。李萍大忽悠矣。
    红米虫
    卓楚媛芳心猛颤,其尚是首赵见凌渡宇谓一事是不得,遂微颔。
    巫囡魔猫
    “姊夫在公加班兮,此忙兮。”吴锦元好奇之问。
    苦涩的甜咖啡
    二人把骆驼牵至一坑水旁,轮候得多少,以皮囊盛水,亦以清二人腹满。
    冠军猴
    其不甚愿,其所以知,此是资敌,尚非一点,然而,天门、地户不愿死,
    纵遇不识
    徐子陵道:“锋寒兄谓我中土实甚知,我心中有个也,甚欲有问,愿不
    聚焰成
    百废具兴之大府,少年一代,不断涌日。
    三欲道人
    今日,人多受其害。
    不会卖萌的喵
    我即夜盲——走夜路男女都分不清,岂视所得马甲线大胫也,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