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界 >  第三章沙漠役者

第三章沙漠役者

作者:罗门生

人气:72171

时间:2021-06-20

少女一个跃身下去反踢了他一脚,秦飞捂着被她踢中的胸口,“你一个女的出手也太狠了吧!小心嫁不出去哦!”她皱了一下眉头,指尖一片花瓣袭向他。秦飞看着自己掉落的几根发丝,咽了咽口水,“你这娘们出手也太狠了吧?”她腾空而起,给他几脚旋风踢,秦飞都灵敏的躲过了,他得意的看着她:“好歹我也是练过武术的,即使不会玄术!”少女嘴角抹起一个弯度,以极快的速度移到他的身后,等他没反应过来直接给了他一脚。她看着躺在地上的秦飞,冷冷开口道:“把东西给我!”秦飞捂着口袋里的金绿猫眼,看着她手里旋转的花瓣,灵机一动,“胖子,打她!”少女下意识的转身往后看,空无一人,知道被骗了。秦飞趁机偷袭她,少女腾空一跃灵巧的躲开了,但还是被他一只手扯下了面纱,那绝色容颜暴露在他的面前。秦飞眼睛都瞪直了,一看见美女他就害羞,脸红道了脖子根,“那个不好意思,扯掉了你的面纱。”他伸出手把她的面纱还给她,少女在接过他递过来的面纱时,反手就抓起他的手,把他绊倒在地,冷漠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金绿猫眼,重新系上面纱,从他的面前走过。秦飞不甘心向她吼道:“你一个少女,怎么拿别人的东西?”她停下了脚步,别人的东西?转身睨了他一眼,幽幽道:“这是我的东西,我拿走天经地义!”“你……”秦飞话还没有说完,看见胖子拿着棍子从她后面悄悄蹑足而来,他马上大声痛苦的叫了起来,吸引她的注意力。噔一声,少女被胖子一棍袭头,晕厥了过去。胖子看着手里的棍子,反问道:“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看着地上昏厥的少女,秦飞想起刚才看见她面纱下的容颜,有点害羞了起来。“哼!你刚才踢我的几脚还疼着呢。”见她带着面纱,胖子的好奇心起来了:“哎呦!还带着面纱,让我胖子看看是个怎么样的女子。”胖子伸出猥琐的手想扯掉她的面纱,被秦飞阻止了,“别乱动人家,她可是女孩子!”“可是人家想看她的真实面目!”“别看了,极其的……丑陋,会吓到你的。”秦飞心虚的说。听他这么一说,胖子抽回了手,注意到几个滚到他们脚下还喷着烟的罐子。“这圆圆的是什么?还会冒烟!”胖子指着地上的东西问。秦飞一看瞪大了眼睛。“小心!是霹雳弹。”两人还没来得急躲开就被炸了一脸,又一个极快的少女从他们的眼帘前闪过。“不好!”等地上的烟雾散去,他们发现躺在地上的少女不见了。“看来是被她的同伴救走了,还好金绿猫眼还在!”两人二话不多说把金绿猫眼送到V展览大厦。V集团知道有人在路上劫持了金绿猫眼,都要担忧死了,看见秦飞把宝石完好无损的送回来,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但也更加的警惕了起来,他们以重金聘请秦明和胖子当保镖,只要他们能坚守住这颗宝石三天就好,三天后将上交给艾丽莎女王,由国家保护。秦飞看着着手里的报纸,“神秘少女半路抢劫金绿猫眼,被英勇少年秦飞制服……”他感动的泪流满面,“老爸,儿子终于给你争口气了。”墨雪看着秦明和胖子在媒体面前讲述他们如何制服自己的新闻,他的表情很浮夸,讲得也很夸张,特别下面这句让她听着很不服气。“我把她绊倒在地上,她向我求饶,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随即又给她一拳,哈哈!”“听说这少女是蒙着面的,你是否看见她的容颜?”面对媒体的问题,秦飞怔了怔,道:“当然见过,我扯掉了她的面纱,清楚的看见她的容貌,啧啧!”“长得怎么样?”看着媒体好奇的脸,他有点得意了起来。“丑!贼丑的,又丑又是个母夜叉,以后是嫁不出去的!”泠月忍不住笑了起来,墨雪的脸立即黑了起来,她抬起一只手对着那电视,“嘭”的一声,超大的液晶电视就爆炸黑屏了。“秦飞,你这小子竟敢说我长得丑,我好歹也是楼兰古国第一绝色美人!”泠月看见她生气的样子赶紧转移话题。“公主,这次失手了,他们肯定会加强防备了,我们想再次盗取,恐怕有点难了。”她的眼神透过一丝愤怒,“我竟然会失手给一个连玄术都不会的小市民,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自己解决。”泠月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不敢再多嘴。J学院警察监控室内。顾少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昨天蒙面少女半路抢劫金绿猫眼的录像视频,看着他们打斗的场面,他深邃的眼神看着那个少女及其熟练的控制着整个C市的樱花作为自己的武器,那眼神冰清冷淡,看不出任何表情。他的额头渗出了汗,“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少女?竟能将楼兰玄术掌握到如此如火纯真的地步,要是对方是友还好,若是敌人就麻烦了。微风轻轻拂起她的面纱的画面顾少示意暂停放大,在几焦倍的放大下虽然只看见侧脸,但顾少也可以推断出她肯定是个不赖的美人。秦飞和胖子守在这V大厦已经两天两夜了,前两天都没有任何的异动,平安的度过,眼看着就只剩最后一天了。他看着手上的手表,现在是晚上八点整,还有九个小时他们就解放了,就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了,到时他和胖子就不用再寄人篱下了。胖子看见秦飞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好奇的问道:“表哥,你怎么了,该不会是累傻了吧?”见他没回话,“表哥呀,你可是我在C市唯一的亲人,你可不能有事!”秦飞给了他一个脑门拍,“依依妖妖的,注意观察四周,这是最后一晚了,可不能有任何差错,不然咱两前两天可都白忙活了。”“这蒙面少女都两天了还没来,你说她是不是怕我们了?”秦飞白了他一眼,鄙夷道:“你那是偷袭人家,还好意思说出来!”胖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时首席顾少一身学院军装走了进来,他步子挺拔,威风凛凛,秘书小爱跟在他的后面。“首席好!”几个保安向他敬了个礼,秦飞看见他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却比自己高出一截,同是从娘胎里生,人家咋就那么优秀,这么快就当上了首席,而他都快要流浪街头了。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胖子,我们要有骨气,不能对向自己的同龄人低头哈腰。”他睨了一眼旁边的胖子,他早就热情的跑上去和顾少打起了招呼,各种阿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指着他,“胖子,你……”顾少走到他的面前,他不得不承认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威严让他有点胆怯了。“你就是秦飞?”他幽幽的问道。秦飞真没想到自己这么有名了,连首席都认识他了,“没错,就是本人!”顾少冷笑了一声,“V集团这么没有能力吗,派这么两个蝼蚁来守这金绿猫眼,心可真宽呐!”“他什么意思?”“表哥,他的意思就是你能力弱呀!”秦飞气鼓鼓的拍了他的脑门,“我知道呀,用得着你说出来。”胖子委屈的捂着自己的头,顾少见他俩这狗咬狗的,嘴角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几个保镖给顾少搬来豪华的椅子,他霸气的坐下,仔细打量着金绿猫眼。胖子悄悄的问秦飞,“他这是打算和我们一起守这金绿猫眼吗?”秦飞瞟了他一眼,“管他呢,只要不和我们分报酬就好!”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寻道溯源
“其,其何其痴,真者一人,一人来矣,太痴矣,一人者,若之何。
孟夏之月
傅斯年自不可忘,只不过,但在外,则患之:“何时归?”
飓风过境
“阿父。”阮冰月虑己之父,
小白红了
如月子此来,为兰卡国则其当去者往总统府乃谓,而以御景园,
风过水
咸鱼之生活,不恒者也。
江湖有酒
牛百道首,“寡人知,但我同之,非乎?”
寤寐无为
“砚时染!”其开口唤人,曳长铗之裙摆娉婷来,而其济则在其后,
威武叔
于是天气湿寒之际,威倍,即如在火内,燕飞能以凡火转为用,
柠檬七号
“他敢,其敢骂汝,你告我。”阮冰月一副护宋婷婷者因。
师傅囝
明日三人则皆为病。云儿亦一挂于里之袍,用了锁绣亦,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